2015/10/30 by 丁一帆

解决100个人的伙食问题

RQ的当地志愿者们以昵称互称。丸山宽的昵称是“大将”。不论是从难以…的优点来说,还是从他本人的风貌来说,和“大将”这个称呼完全吻合的丸山,在5月黄金周的休假过后,已经参加过好几次当地志愿者活动了。每次的停留时间是10天左右。在至今为止持续1个半月以上的志愿者活动中,大将主要参与的是和总务一样可以被称之为“为了志愿者而进行支援活动的志愿者”的代表-厨房。

按照不想浪费食材的原则烹饪

从RQ公交车在5月黄金周休假过后开始正常运行到现在,丸山已经去当地4~5次了。最初在歌津进行了一些整理的工作,但是从第二次开始,由于厨房人手不够,大家希望他可以去帮忙,面对周围对他的期待,他开始去厨房的工作。

一般来说,早餐和晚餐中只要有米饭和酱汤就可以,但是丸山一般都会准备常备菜。常备菜的菜单里有定期被送到的根菜类。除此之外,虽然想的是食材主要从当地入手为好,但有时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送来大量食材时,为了不浪费,就想办法利用这些外地的食材做点什么。

从8月份开始,在登米的志愿者的生活场所从旧鳟渊小学的体育馆迁移到校舍,由此烹饪环境也改善不少。现在已具备可将食材连同锅一起放下的业务用冰箱。可是之前由于只有一台家庭用大型冰箱来储存所有食材,所以为了不浪费到手的蔬菜,就会花点功夫总之先把蔬菜腌制一下。也曾有过,有一次突然送来了大量的胡罗卜,从酱汤,小菜开始到甜品为止,全部都用胡罗卜做的经历。

虽然被志愿者们称赞“谢谢您给我们做这么多吃的”的时候当然很开心,但是增加小菜的数量原本是从不想浪费食材的出发点而来的。

充分利用旅途中积攒的经验生活

平时,喜欢烹饪的丸山每天三顿饭都自己做着吃,去超市的话,会在减价柜台购买大量的蔬菜,当天吃不完的话,就把剩下的蔬菜通过发酵等方式做成可以保存的状态,一点都不浪费。大将就是这样愉快地过着自己做饭的生活。谈到“虽然做饭的规模不同,但是我做事的方式基本没有变”的大将最初的做大锅饭的经验是在旅途中积攒的。

在从亚洲到欧洲的旅行中停留在土耳其的时候,大将曾为住在同一个地方的40个人做了大约1个月的饭。大将认为正是由于有了那次的经验,才可以胜任这次的工作,担任厨房负责人。

大将来RQ做志愿者,一方面是由于自己家离RQ的东京本部比较近,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他的朋友也是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在当地的总务部参加志愿者活动。大将虽然没有参加灾害志愿者活动的经验,但是他曾多次参加过在上野举行的面向无家可归者的免费供应伙食的活动。

在受灾当地,基本上是能到手什么就以什么为食材解决大家的伙食问题。灾害发生后也是这样,在非常时期不能去哪里买东西,但是又不能在等着吃救灾伙食的大伙面前说,“因为没有ОО,所以做不了饭”。对于灾害志愿者而言,重要的不是“因为没有就得买”,而是“在没有的情况下,想办法去解决”。因此,大将认为,担任大厨的人所需要具备的条件,与其说是烹饪经验,倒不如说是比较贪食,就算只能用现有的食材,也具有某种“无论如何我要想办法做点什么”的蛮劲。

在“如果饭不够的话…”这种压力下

相对于开始和结束的时间是原先就规定好的现场工作,总务和厨房等“为了志愿者而进行支援活动的志愿者”,也就是所谓的后台工作人员的工作要一直到当天的其他工作都结束后才能结束,等意识到了,就会发现工作时间容易变得很长。但是,大将说他认为,困难的经验,经历过的困难的事情到头来会充实自己。

我们一般早上5点起床,首先打开前一天提前准备好的电饭煲的开关,准备饭团套餐(※进行现场工作的人员,各自做作为自己午饭的饭团)。由于早餐的准备基本上在前一天就完成了,所以一般请厨房工作人员早上5点半进厨房,到6点半左右开始供应早餐之后,一边看饭减少的情况,往饭桶里加饭,一边收拾变空的锅。

由于厨具的数量有限,为了想用的时候就能立即用,尽量把大锅空出来很重要。由于用来盛剩下的小菜和预先准备好的食材的盆子的数量也是有限的,我们虽然一边看着小菜和食材的量,一边转移到尺寸正好的容器里,但是感觉像是在玩猜谜游戏一样。因为如果只有20~30个人的话还好办,准备100个人的伙食的时候,还是和平时的感觉有很大不同。

由于我家来客人的时候我也做过20个人左右的饭菜,所以就算是在灾区现场的厨房做饭的话,周围的人都有“果然如此”,“就好像没有生疏感”的感觉。

一直呆在厨房的话,因为没有机会和灾区的人直接交流,所以可能很难实际地感觉到到自己来当地做志愿者。但是当大将从灾民口中听到,“灾害结束,首先很想吃热腾腾的饭”,“很想喝一杯热水”这样的话时,就觉得提供赈济灾民伙食还是很有意义的工作,并且要是有好吃的饭的话,志愿者他们也就有干劲了。

虽说和平时做的事情没有太大的不同,从始至终都做好准备是一项非常需要动脑的工作,并且也有“要是饭菜不够的话该怎么办呢”这样的压力,大将吐露出自己的真心话。本身喜欢体力劳动的大将,现在也是每当去现场的时候,带着安全鞋和劳动工具。一边站在厨房,一边想着有没有自己可以更加发挥作用的地方。

从2年前开始,大将在自己家挂上“谷中生产技术研究所”的牌子,每天都在研究如何利用食材,做出好吃的东西。在灾害发生前,大将被身边的人当作怪人看待,但是灾害发生后,身边的人开始愿意听大将说自己的研究了。虽说如此,大将对于有理有据的“饮食”哲学还是非常认真的,话题中也有不少关于“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发现。

原文转载自:http://www.rq-center.net/aboutvol/experience/obog_maruyama

翻译:朱洁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