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6 by Tanada

共成长(日本自然学校研修七)

80年代

80年代,在日本自然学校发展史上重要的一笔。

80年代,东京建成迪士尼乐园以及很多大型游乐园,任天堂的电子游戏风靡一时,游乐园或游戏机占据了孩子们的童年。

80年代,日本的环境公害日益严重,许多自然保护团体涌现,为了吸引更多的公众参与,于是开始了自然观察及体验活动。

82年,广濑先生创办了Whole Earth自然学校。83年,川岛先生在KEEP协会成立了环境教育部。83年,佐佐木先生进入电视台,开展孩子的户外体验活动。几个互不认识的机构,在同一个时代背景下,做了同样的事情。

随后,更多自然学校从无到有出现了,零星的组织们各自为战。直到87年,第一次清里会议的召开,是日本自然学校网络建立的起步。

广场没有围栏,只有中心

    1987年,KEEP协会的川岛先生和一位新闻传播者希望发起自然学校的网络交流会,2个人能开多大的网络会呢?之后新闻记者约了政府职员,政府职员约了企业老板,随后野鸟会、NACSJ都加入其中,2个人的筹备组变成7个人,由筹备组向更多的机构发邀请。

那么自然学校的定义又是什么?邀请哪些群体呢?川岛先生总结出网络交流会一个有趣的论点,我暂且称之为“广场论”吧。筹备组希望交流会就像一个没有围栏的 广场,只有一个中心喷泉,用喷泉聚拢人,而不是用围栏圈人。因此,只告诉受邀机构,这个广场的中心喷泉是“利用自然,跟大家传达自然信息,相关的机构,都 欢迎”。在这样开放空间的吸引下,第一届自然学校的网络交流会聚集了90人,给各行业想做自然学校的人提供交流学习的平台。

到现在,清里会议今年已是第26个年头,在这个体系下,又促成了日本环境教育论坛,生态游中心、COA自然体验活动推广中心多个专门的网络。

20141006-1

分享

来日本自然学校研修的第一天,风与土自然学校的梅崎先生说“希望你们收获满满,我相信任何一所自然学校,都会毫无保留将经验分享”。

在之后的研修过程中,我们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共享。任何课堂上,对于任何问题,老师们都坦诚回答。在WENS,问到他们夏令营的活动定价,老师在黑板一笔笔 算他们的成本;在田贯湖自然塾,有位学员问到筹备时间,讲师不清楚,马上打电话给总部问到了具体的数据;在KEEP协会,白板上的讲义,工作人员在课后马 上复印出来给学员带走。这些毫无保留地分享,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动。

想起在今年9月的版纳网络会议上,梅崎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也多次听其他老师反复提及“现在不是保留经验的时候,直到大家都把自己有的东西拿出来分享,才会促进整个行业发展。”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

20141006-2

来源: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31740680101b21d.html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日语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