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20 by Tanada

日本自然学校研修故事(四)

猎鹿背后的自然观

    如果增长的鹿群造成对当地经济的损失,人要去干涉吗?如果鹿群对当地生态环境有负面的影响,我们会怎么做?我们到底在保护什么?为什么而保护?曾经在“自然导师”培训中,蚂蚁提醒我们思考,你的自然观是什么?你是如何看待人和自然的关系?Whole earth自然学校(WENS)的体验,让我再次思考了这个问题。

    日本在上世纪60 年代的时候,森林面积很少,野生动物也很少。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移居城市,山林的植物和动物有了生存空间,数量得到增长。但在近十年,社会开始 意识到,迅速增长的鹿群已经成为一个问题。鹿啃食草地,有些昆虫因没有草地而减少,导致鸟的数量减少;鹿啃食树皮,有些树木因此死亡,落在地上的松果也被 吃掉,新生树木减少,影响健康的森林,可能引发泥石流。于是,政府开始对鹿进行猎捕。

    外 界有某些动物保护组织反对猎捕。WENS的浅子先生认为,人从感情角度出发,会用道德优越感来评价此事可以理解,但问题是是否考虑到人的需求,切身感觉到 当地农户所受的威胁?WENS有很明确的出发点即保护富士山,实现人和自然的和谐共存。所以为了共存,在野生动物对所在区域的生态平衡有负面影响 时,WENS选择的是猎捕,而猎捕的数量、方法都有科学数据和法律规定。我理解的共存,不是绝对以人的角度出发,也不是绝对的保护,而是将人和自然看成共 生体,人和自然的关系是互动的,相互依存和制约。而人,需要有意识地维护这个平衡并且具有这个智慧,让人和自然的发展都能可持续。当然,这不是唯一的理 解。

    人与自然共存的自然观,贯穿在WENS的项目中。社区的竹林清理项目,也是同样的出发点。自然学校作为机构坚守的自然观是什么?我想不管它是怎样的,我们需要思考和建立,并丰富其内涵。这些都会在项目以及引导者的一言一行中传达出来。

20140520-1

在食物中体会生命

   到WENS的第二天,看到员工们制作鹿肉干的过程,他们会在新年时将鹿肉送给支持伙伴以示感谢。尝一尝鹿肉,很有嚼头又很香。鹿从何而来?今天跟浅子和吉米去到富士山脚下的伊豆国家公园,观摩他们捕鹿课程。

国家公园内的道路两旁是高大的针阔叶混合林,绿葱葱间点缀着或红或黄。路上看到两只日本鹿,白屁股对着我们,回望了我们一眼,马上钻到林子里蹦走了。到达富士山1200米的地方后,我们的猎鹿课程就在这里开始。

跟 随大家进到林子里,火山灰积累的土层为树木生长提供了充分的养料,地上铺着一层落叶,能看到被啃掉树皮的痕迹、也有鹿的粪便。猎夹只放了一天,没有捕到 鹿,于是WENS的工作人员将前几天捕到的鹿现场进行了宰杀以做示范。鹿头被迅速地割下来、鹿皮被剥掉,很快鹿肉被分成一块一块。

看着“血淋淋”的 场景,想起我们在途中遇见的两只鹿那铜铃般的大眼,想起像鹿一样踩在松软的丛林里的感觉。这些片段就像放电影般,慢慢拼凑起鹿的一生,一头小鹿在青草丰盛 的季节有降生,它跟随母鹿在林间学会奔跑,悠闲地在阳光下觅食,下雨时在洞窟或大树下躲雨,有一天不小心踩到陷阱,成为人的美食。在那个刹那,我意识到吃 过的鹿肉,原来是这样的一个鲜活的生命。我们的餐前感恩,是感谢这个生命的牺牲,也感谢滋养这个生命的万物。生命的过程也许就是这样,在其它生命的供给上 生存,最后也将自己献给自然。人,亦如此。

在 WENS,这种体验称为“食育”,是生命教育里的一部分。很多孩子们见到的是超市里的猪肉片、鸡翅,以为它们就只是食物,而不知道食物的“原型”是什么, 更不知道这些“原型”是有生命的个体。WENS的活动让孩子体会跟家畜接触,与鱼、鸡建立感情的过程,再和孩子一起把这些做成食物。让孩子意识到人和家畜 的关系、体会这些生命。

20140520-2

执笔者  茉莉
执笔者所属  
翻译和校对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31740680101atmv.html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日语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