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0 by jixin

【JFS文章】日本自治体的地下水保护活动

JFS时事通讯No.133 (20139月号)

 20140110-01

 

 

 

 

 

 

 

 

 

照片:Copyright 桥本淳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不断增长的地下水利用

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发生以后,日本在地下水利用方面越来越活跃。震后1年间挖掘的水井数量达到2万口以上。在自来水管道水源因海啸被侵蚀的灾区,在避难地的高台,灾民为了取得生活所必需的用水,挖掘了很多的水井。

灾区以外,因为防灾意识和安全志向的提高,塑料瓶装水的使用也在增长。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之后,在东京都净水场检测出了210贝可勒尔的放射性碘(超出当时婴儿饮品暂定限定值—1公斤100贝可勒尔),东京都因而号召市民减少从自来水管摄取饮用水给婴儿饮用。这一消息一经报道,市面上的塑料瓶装水的库存马上被一扫而光。

日本农林水产省要求塑料瓶装水厂家扩大生产和供应,2011年塑料瓶装水市场无论是数量上还是金额上都比前一年增长了26%之多。这之后,由于库存需要,以及从前没有饮用瓶装水习惯的消费者也开始养成购买瓶装水喝的习惯等原因,地下水的需求正在不断扩大。

在这样的趋势下,最近一两年来,地方自治体保护水资源的活动日渐兴盛,特别是推动条例制定的自治体在不断增加。下面介绍几个日本自治体的地下水保护活动。

 

熊本县的活动

在九州(译者注:位于日本西南部,为本土四大岛之一,主要包括熊本、福冈、长崎等7个县。)北部,1978年曾发生过比较严重的旱灾。当时熊本县制定了《地下水保全条例》,规定如果用水泵取水的话,必须事先提交申请。2012年,熊本县修改了这项条例,规定要大量汲取地下水的企业必须取得知事(译者注:行政长官,县知事即为一县最高长官。)的许可,并且有义务备置水量测定器,提出并实施地下水涵养计划。没有取得许可就汲取地下水的,将被处以1年以下刑罚或者50万日元以下的罚款。

修改条例正是源于地下水的减少。熊本县2008年的地下水开采量为1亿8000万吨,虽然这只是17年前的75%,但地下水的水位还是在不断下降。“我们每天都在使用的水正在开始慢慢减少,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的话,将来肯定会枯竭的”(熊本县相关负责人员)。

在熊本地区,用水量大的是人口集中的熊本市,熊本市位于地下水的下流,这里的水源涵养靠的是上流的白川中流域。目前的现状是:上流的居民存在着“熊本市全靠我们才有水用”的思想;而在城市中居住的人很少考虑自己使用的地下水是从哪里来的。

能否让上下流域的人们都意识到大家在共享同一处水源,是制定条例的关键。熊本县的各市町村的负责人齐心协力,共同测量了水井的水位,开展调查,制作并共享了标识有地下水构造和流向的水文地图。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培养了一体感,也更有利于条例的修正。

 

熊本市的活动

熊本县的县政府所在地—熊本市也采取了多项举措来保护地下水。2013年,熊本市获得联合国“生命之水”最佳奖项。获奖理由是:在各类团体通力合作的体制下,通过活用水田等保证了水的供给,堪为世界典范。下面介绍具体的例子。

在生活用水大部分依靠地下水的熊本地区,地下水位的下降则是因为水田这一涵养装置的减少。熊本地区的地下水年涵养量(地表水渗入地下的量)是1年6亿4000万吨。其中3分之1的任务由水田承担。尤其是白川中流域的水田渗透量相当于其他区域5~10倍。但是,作为涵养装置的水田减少了。熊本地区的水稻种植面积,从1990年的1万5000公顷降到了2011年的1万公顷。

于是,熊本开始了她的涵养事业。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东海大学市川勉教授的报告指出“熊本市江津湖的涌水在10年间减少了20%”。同一时期,索尼的半导体工厂(索尼半导体株式会社·熊本技术中心)决定进军地下水涵养区域。而因为半导体的生产需要使用大量的地下水,索尼的这一举动无疑让当地民众惶恐不安。他们担心“地下水大量被抽走会影响周边的生活”。

因为这个原因,索尼在讨论过多种方案后,于2003年协同当地农民、环境NGO组织、农业团体等,开始发展地下水涵养事业。这一事业的基本结构就是找到合作的农民,请他们在稻作休耕期从河里将水引入田间进行地下水的涵养,而相关费用由索尼承担。最近几年,则是由“熊本地下水财团” 以赞助金的形式,向使用地下水的中小企业等募集资金来推进在水田的地下水涵养。

 20130110-02

 

 

 

 

 

 

 

照片:Copyright 桥本淳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照片内告示牌内容:我们正在发展环保型农业生产。(减少农药,减少肥料) 上阵内环境保全队

负责具体操作的农民对此给予了好评。他们反映:“灌满水后田里就不长杂草了,这一点很好。本来休耕期的除草作业就非常麻烦,这样倒帮了大忙了。”“这样一来就不会轻易发生连作灾害了。”此外,将收获上来的大米品牌化后进行销售的运动也开展起来。地方上的消费者可以通过积极购买这类商品来支持地下水涵养事业。购买地下水涵养区种植出来的大米,也是很光荣的涵养活动。

当地人通过吃米,在守护农业的同时也守护了地下水。即使是在东京、大阪等地工作的人,也可以通过吃米来支援家乡的事业。这样多样化的“结构”也是熊本此次获奖的原因之一。

 20130110-03

 

 

 

 

 

 

 

照片:Copyright 桥本淳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在制定规则的时候如果只关注水量的话,就会得出“上流域培育地下水”,“下流域使用地下水”这样简单的结论。固执于这样的想法,一切就可能会沦为空谈。其实地下水有量和质两个方面。如果只关注量的问题,上流域就会有意见,认为“我们是地下水的生产者而不是使用者,有必要支付地下水保全事业的费用吗,应该让市区的使用者们来支付这个费用”,“我们甚至可以说应该收取费用”。但是,如果关注到质的问题的话,看法就会改变。引起地下水污染的代表物质是硝酸・亚硝酸态氮,它就来自于农田。上流农户较多,时有家畜的排泄物流出,以及过度施肥的情况,也就是说,上流在生产地下水的同时,可能也产出了造成污染的物质。

熊本没有以“上流域污染了地下水”,“下流域的地下水被污染了”这样的加害方和受害方的关系来看待这个问题,而是作为流域整体的问题来制定了下流域也能配合进行的硝酸态氮削减对策。具体来说,就是对施肥较少的蔬菜和无农药栽培的蔬菜进行特别的标注,流域内的消费者通过支持这些特别标注的蔬菜来进行支援。一般来说在流域进行水的保全工作时,往往只会关注到水的汲取等量的问题,但是质的问题也是很重要的。流域整体有必要共同承担双方的问题,摸索解决之道。

 

地下水涵养型的安云野规则的建立

在自治体的地下水保护活动中,以“地下水涵养规则”为重点是长野县安云野市的基本方针。该规则在规定抽取地下水的时候需要在提出申请的“取水规则”基础上,增加由企业和市民负担费用的“向转作田引水”等增加地下水的对策。

安云野市从几年前开始,就有人反映涌水的水位在下降,特产芥末因此枯萎而无法栽培。安云野的涌水和地下水被广泛用于养鱼、农业、芥末栽培、生活用水、工业用水等各个方面。那时虽然地下水减少的问题被反映出来了,但是并没有关于地下水利用的规则,也没有针对地下水保全和涵养的具体行动。

直到2011年7月,由相关人员组建的地下水保全对策研究委员会(会长:藤绳克之,信州大学地下水学教授)成立了。委员会成立之初可以说是“吴越同舟”。因为在水利用问题上曾经是对立方的人们聚在了一起。这些人曾互相指责,比如一方认为“塑料瓶装水厂家来了以后水减少了”,一方认为“过度扩张芥末田才是水减少的原因”等等。

特产芥末的培育需要非常干净的水。芥末农户对涌水进行调查后,发现每年水量都在持续减少,于是向市政府提出了实施地下水保全措施的要求。芥末农户们认为“正是塑料瓶装水厂家的取水,以及市区自来水管的供水,导致了地下水水位下降,地下水不再涌出,从而致使安云野的产业和观光的一大支柱—芥末栽培无以为继”。

然而同时,塑料瓶装水厂家则认为“我们正将日本北阿尔卑斯山孕育的本地水资源作为名水销售到全国,这是在宣传地方的魅力,同时又可以解决当地的就业等问题,是在和城市共生共谋发展”。市政府夹在两者之间,一度非常苦恼。

地下水保全对策研究委员会的藤绳会长,调查了1986年和2007年的地下水位后,首先注意到安云野市的地下水正以每年600万吨的速度在减少。他提出“为了将来也一直可以使用安云野的地下水,必须增加地下水,为此大家必须齐心协力”,由此所有成员终于团结在了一起。

 20130110-04

 

 

 

 

 

 

照片:Copyright 桥本淳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位于日本最长的河流—信浓川最上流的松本盆地,堆积有几百米的沙砾层,其中的带水层贮有相当于琵琶湖总贮水量3分之2的地下水。坐落于松本盆地中央的安云野市充分利用地下水作为资源,发展了约850亿日元的塑料瓶装水事业,约76亿日元的芥末种植园等观光事业,约20亿日元的芥末栽培事业,约20亿日元的自来水管道用水事业等当地经济项目。

地下水利用者们从争论于“谁用了太多所以减少了”,转变为大家的地下水由大家共同保护的态度。也可以说大家的意识焦点从 “以前使用了的地下水”转向了“今后要使用的地下水”。

2012年8月,委员会整理了最终报告书,提交给了市长。报告主要由地下水涵养的具体方法,以及地下水利用上的费用承担方法这两大内容组成。向利用者征收赞助费作为涵养事业的资金。使用地下水时的费用计算方式以“持续的方法”,“广泛少量”,“用一个计算方程式”来实行。

具体费用,以“地下水的单价”x“地下水使用量(取水量-涵养量)” x“负担能力系数(资本的多少和国外资本所占的比例)” x“地下水影响度系数(从越深的地方汲取其影响越大)”的方式计算得出。

以这个公式计算的话,涵养量越多,承担的费用就越低。利用者积极涵养地下水的话,“地下水利用量”就会减少,相应承担的费用就会接近于零,同时也可以抑止地下水量的减少。制定这么具体的地下水涵养方案和费用承担方案,在全国也是比较罕见的。今后,会有更多的自治体参考“安野云规则”吧。

今后我们也会一直关注并支持自治体保卫地下水的活动。

 20130110-05

 

 

 

 

 

 

 

 

照片:Copyright 桥本淳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水题材记者 桥本淳司)

 

执笔者
执笔者所属
翻译和校对 翻译:大花;校对:吴雪远、季新
出处 翻译并转载自:Japan for Sustainability网站(JFS): 

http://www.japanfs.org/ja/news/archives/news_id034238.html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