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4 by jixin

纽带・传播!100年社区 2013.4月号●特集1:在灾区・大船渡关于社区再生的思考

20130706-14

 

 

 

 

 

 

 

上:大船渡屋台村于201112月开业。由大船渡饮食店工会(60家加盟店)主导设立的有限责任事业工会运营。受灾的饮食店店主等20家进驻开店。

下:东日本大震灾后两年 在灾区・大船渡关于社区再生的思考

 

照片下面的文字内容:

东日本受到前所未有灾害的大震灾两年后。

由在灾区生活的老人组成的社区不断诞生。

岩手县大船渡市。在那里,人们看起来过得富足,但是内心的交流不足,

在那里,找到了重建当今社会人与人的交流近乎崩溃的社区的线索。

 

87岁的招牌女郎

汽车以20公里的时速在冰冻的山道上缓慢前行。从东北新干线的北上车站出发后大约花了3个小时,到达岩手县沿岸城市大船渡市时时针已跳过了晚上8点。

我们的车停在了市中心的“大船渡屋台村”前。昏暗的夜色中印有红色字的店牌显得格外显眼。这里是被海啸彻底席卷过的“浸水地区”。周围是大片的荒地,数十米之外就是大海。虽然有一些酒店、超市等建筑在海啸侵袭中没有倒塌,但民房却无一幸免。同行的社区网络的董事长、社长、64岁的高桥英与先生指着远处高台上的人家的灯火说:“那些亮着灯火的上面的人家都幸免于难”。

高桥先生的母亲KOU奶奶今年87岁,和他52岁的妹妹恵美女士经营的“妈妈的味道 一层阳台”餐馆位于进驻了20家店铺的屋台村的一角。我们刚走进店里,身着传统碎点花纹上衣的KOU奶奶就一边说着“一直等着你们”一边迎了过来。

岩手面团汤、土豆炖肉、清淡美味的关东煮,果然是纯正的妈妈的味道。“很好吃啊”。听到我们如此赞许,KOU奶奶说,“刚开始,我很是担心用(我做的)这样的饭菜来收取客人费用是否合适,现在每当听到客人这样说,我真的是感觉到了自己的价值”。

20130706-15

 

 

 

 

 

 

 

 

 

 

照片:迎来米寿(88岁生日)的高桥KOU奶奶

KOU奶奶的家在海啸中被冲走了。灾后她在高桥先生在东京的公寓度过了约8个月的避难生活,2011年秋天回到了大船渡,一边在临时住宅生活一边同惠美两人一起开始经营这家店。KOU奶奶觉得,“既然我有幸活了下来,就应该为大家做点什么”。有了这个想法后,KOU奶奶选择了不靠外界的物资援助和生活援助,在住惯了的家乡一边工作一边开辟自立生存的道路。站在柜台里的80多岁快90岁的老人既是店里的“招牌女郎”,也被看做是“复兴的象征”,吸引了众多人的关注,并且上了好几次电视和报纸。

KOU奶奶讲到,“看到像我这样一把年纪的人还在这样拼命工作,很多客人都说‘从您那得到了勇气,来到这儿感到很踏实。’一边喝着岩手面团汤一边说‘这个汤,小时候妈妈也给我做过,非常怀念。’我很期待和大家进行这样的对话”。

 

九死一生

第二天早上,高桥先生和KOU奶奶为我们做向导,带我们逛了他们的小城。沿海的道路地陷了近1米,汽车几乎紧贴着海面前行。大船渡鱼市场正在重建之中,水产加工厂一带还是荒地。

KOU奶奶的家在环绕大船渡湾的屋台村对岸的赤崎町。枯草丛生,我们将车停在KOU奶奶家遗址处,从车里出来时窗外刮着凛冽的大风。

“我家就在这里,我还在院子里种了各种蔬菜”。

我向KOU奶奶问了3月11日的情形。

“感到摇晃后,我立刻跑到了外边,从这儿,想从这儿爬上去来着”她指着后山说。从地面往上,4、5米处排列着坟墓。

“(到墓地之间的)路比较平缓,但我看到了对面的海啸,感到来不及了。于是我拨开杂草树枝,从这里(往上)爬,我从这儿(往下)看的时候,(水)一下子涌了过来,我心里感到已经不行了。因为水已经没到了墓地下面大约20厘米的地方。偌大的家,都漂了过来。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太可怕了,非常冷,真的是恶魔、恶魔的世界啊”。

20130704-16

 

 

 

 

 

 

照片:“这里以前就是我的家”(大船渡市赤崎町)

赤崎地区海拔约3米。海啸高达11.8米,有将近200栋房子的村落都被海啸卷走了。KOU奶奶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时隔半年重返故乡大船渡的高桥先生说到,“瞬间失去了家和财物,在看不见未来的不安之中生存……。那种失落感和痛苦是难以估量的。人活着,偶尔就不得不面对自己无法左右的事态。在大自然的威胁面前,我再次感到了人的无能为力”。

高桥先生接下来又说到,“但是,这样的经历也会改变人。我的母亲在临时住宅的屋台村,从80多岁开始做起以前从未做过的买卖,并且比以前看起来更加精神。不仅是我的母亲,经历了大地震和海啸这种悲惨场面的人们,看起来过得富足,但是内心的交流还很不足,这就为当今社会人与人的交流近乎崩溃的社区,提供了如何进行重建的线索”。

20130704-17

 

 

 

 

 

 

 

 

 

 

 

照片:“妈妈的味道 一层阳台”

高桥英与先生(2013年2月)

高桥先生常年以来一直从事面向高龄者的住宅开发和入住咨询和经营等。但是,并不是要把面向高龄者的业务横向展开,而是要把高龄者住宅事业当做一个切入口,通过提供有医疗和看护的安全网络的生活,通过构建可以让各代人互相交流的社区,以达到解决社会所面临的各种问题的目的。

大地震教会了我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不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就无法振兴日本”。

“我们要在自己的内心把经济高度成长时期的印象扔掉,向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转变,重视环境保护,即使年龄增长也要努力坚持可以参与社会活动,更重要的是人与人的相互支持是很必要的”。

受灾的岩手、宫城、福岛的沿岸地区面临着高龄化、人口稀少化、青壮年的流失等诸多问题。在高桥先生眼里这些问题在不远的将来会成为整个日本都必须面临的问题。因此,对于母亲亲自当“招牌女郎”所开辟出的灾民聚集的“交流场所”,高桥先生没有把它当成一时的现象,而是考虑将这样的形式进行普及推广以达到社区的复兴。

20130704-18

 

 

 

 

 

 

 

 

照片:2011年3月11日下午14点46分。震源三陆冲9.0级的大地震引发了超乎想象的大海啸,席卷了以岩手、宫城、福岛为首的东日本沿岸地区,留下了巨大的残痕。地震后仅仅30分钟海啸便袭击了大船渡市。340人死亡,至今仍有80人失踪。这张照片是从市中心的酒店3楼眺望拍摄的大船渡湾。

 

多家住户交流的场所交流屋

2月末、大船渡市末崎町居民中的有志之士成立了建造“交流屋”项目,并且通过了NPO法人的认证。在美国大型企业的支援下,在镇内所建造的据点里,预计建造主要以老年人为主体的用于多家住户进行交流的“交流屋”。

参与该项活动的当地社会福利法人“典人会”法人事务局所长熊谷君子女士,持有主任看护支援专门员和老年痴呆症看护上级专业人员的资格,长期以来负责当地的以日间服务为首的地区老年人福利事业。熊谷女士自己的家也在海啸中被冲毁,目前在临时住宅里生活。熊谷女士说“交流屋”的原型就是KOU奶奶的“妈妈的味道 一层阳台”。

“老人们给大家做岩手面团汤,一起喝茶喝咖啡聊天,如果孩子们来了,老人们就教给他们传统料理的做法和以前的游戏……。这些活动以本地区的人为轴心开展,从而让分散于各处的人们能重新聚集在一起,我们想建的就是这样的交流场所。”

20130704-19

 

 

 

 

 

 

照片:熊谷君子女士

据说因为临时住宅的生活以及生活环境的突然变化,患有老年痴呆症、忧郁症、酒精中毒以及因为身体机能衰退生活质量下降的人数在不断增加。

“在临时住宅里的生活容易造成运动不足,而且很多人也没有能够交流的人。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的话,忧郁症和老年痴呆症等患者的人数一定是有增无减。但是,现在因为没有可以让大家集会的场所,所以现状是只能委托看护人员,让老年人使用看护保险来利用日间服务。我们希望能够不依赖看护保险,创造出一个可以让多户人家聚集到一起的交流场所,“交流屋”就是计划的第一步。”

以KOU奶奶为原型的“交流屋”将在6月份正式开放。

不仅在灾区,日本全国今后都将面临人口老年化更加严重的问题。年金制度和看护保险制度终有一天无法承担这个巨大的负担。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所有的东西都被夺走,但是依然能靠所剩无几的东西生存下去,真正宝贵的不是物质而是内心的富足,这些都是灾区的人们所教给我们的,高桥先生如是说。

“不是一个人孤单地生存,而是感觉着自己生存的价值与周围的人一起交流生活,在生病和需要看护的时候相互扶持。在发生问题的时候一起思考。我们需要的是这种舒适平和的社区。为此我想建造适合的据点,并以当地人为中心来考虑打算建成什么样的社区。我是这么想的。”

找藉口推脱给他人,这非常简单。但我认定了是自己的事,就会不断思考下去。而未来,就在这延长线上得以开辟。

20130704-20

 

 

 

 

 

 

照片:与大女儿惠美一起站在柜台前的KOU奶奶。

(采访·文章·照片:Kyoko.A)

 

执笔者 Kyoko.A
执笔者所属
翻译和校对 翻译:陈嵩;校对:张玉梅、季新
出处 翻译并转载自:社团法人 社区网络协会:http://www.conet.or.jp/number/2013_04/feature1/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日语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