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4 by jixin

日本自然学校考察心得3:来自山水邹滔的分享

关于自然学校:

日本自然学校全国调查委员会给出的信息如下:

【理念意义】通过具体内容深化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联,贡献人与自然共生的可持续社会。
【活动内容】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有组织地,安全地实施自然体验活动,有关地方社区生活和文化的活动以及其他体验式教育活动。
【组织形态】有特定的负责人,指导员,联系地址,活动内容,活动场所和参加活动参与者。

自然学校开展的活动纷繁多样,如自然体验活动,户外活动,地方社区体验,观察会,修复旧民居,恢复里山/农田,支持企业CSR,培养人才,调研,国际合作,灾害救援,社会服务等等。

2010年,日本的各类自然学校数量达3700所,其运作形式多种多样,有官办官营、民间基金会运作、民间机构独立运作、企业创立委托民间机构运作、官办民营指定机构委托管理的、个人运作、NPO法人、志愿团体运作等各种形式。在日本的农村、山村、渔村等地区,自然学校替代了原有的组织如农业协会、工商协会、观光协会、青年团等成为社区的领头人和据点,成为小型产业。

Whole Earth自然学校把自然学校看作为一种社会运动,希望通过回归日本型的自然观,实现一个承认人类多样价值观的社会。

考察背景:

日本自然学校技术援助项目是由中日公益合作伙伴作为协调人向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提出申请的基层友好技术合作项目,日方实施单位是NPO法人日本生态游中心,中方实施单位是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项目希望能借鉴日本自然学校的经验,在中国推动建设能促进当地居民思考并参与地方发展的、与地区发展密切相关的自然学校,并形成其支持体制。

按照项目安排,4月22日-27日,我们组织了国内来自高校、植物园、自然保护区和NGO的十多名自然教育专家及实践者前往日本,实地考察富士山周边四座自然学校的相关情况,并与日方专家讨论,为项目教材的编写提供建议。

以下是我对于此次赴日考察的一些分享:

20130604-25

4月22日  抵达东京

下午,来自北京、成都、上海各地的十多名考察队员陆续抵达东京,见到了中日公益伙伴的朱惠雯和李妍焱等人。从郊外的成田机场到繁华的东京,森林茂密、水田平整、干净整洁,这是我对日本的第一印象。傍晚,与日本生态游中心及Whole Earth自然学校的创始人广濑敏通先生会面,广濑先生为我们详细介绍了日本自然学校的基本状况以及JICA项目,也讲述了他年轻时投身自然学校建设的经历。

印象最深的一点是,广濑先生说日本的自然学校事业是由他们“十几个喜欢并愿意致力于此的老头子”作为核心,一起喝酒,讨论,合作而逐渐发展和壮大,最终形成为一个完整的产业的。这群核心人物对于自然学校的发展非常重要,而JICA项目里邀请中国自然教育专家访日也试图把中国自然学校的核心人物团起来,搭建网络形成合力。很有意思。

晚上,大家就近找了一家日式料理,围坐一圈,向广濑先生请教问题,听焱妍讲述在日本生活的各种轶事。广濑先生20几岁时作为志愿者在印度、柬埔寨、泰国等地参与开发与援助的传奇经历非常吸引我们。

20130604-26

左上:飞机上俯瞰富士山和其他山脉
右上:从成田机场到东京市区的城铁上
左下:广濑先生介绍日本自然学校基本情况
右下:晚餐,日式料理

4月23日   参观Whole Earth自然学校

一早从东京出发,前往静冈县富士宫市的Whole Earth自然学校。途中除了惠雯的讲解外,来自北大的刘华杰老师也在分享对路边植物的了解,比如哪些紫藤是左旋攀援而非右旋的。中途休息,终于见到了云雾遮挡中的富士山,山体巨大呈现近完美的圆锥形。

抵达富士宫市,路边出现了整洁的水田和房屋,这是典型的日本乡村景象。Whole Earth自然学校就在乡间,沿途虽小但特色鲜明的路牌一路指引我们。玛莉女士在门外热情迎接,带领我们参观了办公和培训的木屋,以及自然步道、溪流、露天活动区和富士山观景台,一路为我们讲解学校的历史和开展的活动。Whole Earth自然学校的前身是广濑先生在1982年建立的一个家庭式的动物农场,后来又增加了自然探险及冒险活动,经过三十年的发展,自然学校的自然体验活动已经非常成熟。Whole Earth自然学校有7个分校,分散在日本各地,共有专职人员40余人,此外还有许多志愿者与兼职人员为学校工作,每年约有8万人付费参加活动。

Whole Earth自然学校的本校并不大,只有约60亩,除小部分土地为学校拥有外,其余大部分是向当地社区租赁而来的,这得益于学校和周边社区紧密和和谐的关系。比如,Whole Earth自然学校每年都会组织志愿者帮助社区改造树林和竹林,以解决当地森林物种单一且过密的问题,在年底还会组织答谢会感谢社区对学校的支持。另外,Whole Earth自然学校非常注重发动员工的积极性,每个员工都可以作为讲师开一门自己擅长的自然体验课,学校因此而开展了丰富多样的自然体验活动,如培训自然讲解员、远足、生态旅游、亲子野营、食品制作、户外体验学习、登山、洞窟探险等等。这些活动以学校为大本营却又不囿于学校的范围,活动延伸到周边的社区和山野。

20130726-1

左上:中途休息时见到云雾遮挡中的富士山
右上:玛莉女士为我们做讲解
左下:富士山观景台
右下:参观露天活动区和下雨时的活动屋

参加树海洞窟体验活动

午 餐后,我们随Whole Earth自然学校的玛莉女士以及川道光司先生一起前往富士山脚下的青木原树海,参加树海洞窟体验活动。由于一千多年前是富士山爆发熔岩流经之地,青木原 的土壤只有极其微薄的一层,树木的根无法扎深而只能向四周蔓延,茂密的森林其实非常脆弱,一阵大风会刮倒许多大树。

我们即将体验的洞窟隐藏 在一片普通的树林中,陷入地下,也是因为火山熔岩形成。玛莉女士指导我们佩戴上头盔、防水外套、手套、手电等各种装备,讲解了安全知识。我们排队慢慢爬进 洞窟,越深行进就越艰难,手脚并用。进入到开阔的地段,所有人关闭灯光,顿时进入黑暗和寂静,只有水滴声。川道先生说,曾有研究证实富士山上的降雨经过近 15年的地下渗透后才会进入地表的河流,对于自然,时间的尺度是如此漫长。随后我们做了一个团队游戏,所有人排成一队扶住前人的肩膀,关掉灯光,完全凭借 领头者的指令缓慢地向前移动,在漆黑难行的洞窟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摔倒,我们依靠的是彼此的信任和团结。

洞外和洞内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出洞后仿佛获得新生。川道先生为我们讲解森林中的脚印、粪便等动物痕迹,也说到由于狼等大型食肉动物的灭绝,鹿的数量猛增,造成了一些生态问题,比如大量 的树木被鹿啃食了树皮而枯死。他在不经意间悄悄把一只鹿角扔在了路边,观察大家能否发现,鹿角的颜色和枯叶融为一体,很难察觉。

20130604-27

左上:青木原树海的树根

右上:川道光司先生讲解青木原树海的形成

左下:整装进入洞窟

右下:活动体验的分享和讨论

这个体验给了我很大的感触。为我们做讲解的川道先生,他随身的布袋里有各种有趣的道具,比如用头盔讲解树海的成因、用手套来演示洞窟的形成、展示森林中的各种动物照片以及让大家发现的鹿角,以非常形象化的手段,而且在每个特定的地点只展示相关的一种或者几种内容,时机和技巧都很讲究,让人印象深刻。另外,由于这里地处国家公园,除了遵守国家公园的相关规定外,在此开展活动的团体和个人还制定了行为规范,以保护脆弱的生态环境(比如把人的活动严格限制在道路上,不能踏入两侧),值得我们学习。

晚上总结,大家分享各自参与活动体验的感受,每个人都很兴奋,虽然从事的具体的自然教育的方式都不一样,但都从其中找到了可以学习的地方。

424  参观田贯湖自然塾

田贯湖是富士山西侧的一个湖泊,是日本著名的休假地。早上是自由活动时间,我沿着田贯湖散步了一圈,一边观鸟,湖里有凤头潜鸭、小、加拿大雁等水鸟,沿湖的公路和步道分开,基础设施非常细致和完善,尤其是路边的自然导览牌,取材于自然,设计也很有童趣,非常吸引人。

20130604-28

左上:田贯湖
右上:田贯湖周边环境和动植物的展示
左下:利用实物和玩偶展示鼯鼠的生活环境
右下:自然塾的管理者为我们介绍管理和运营情况

政府将这里的游客中心设计为一个类似博物馆的可供游客进行体验的自然教育中心,命名为田贯湖自然塾,交给Whole Earth自然学校来管理和运营。自然塾利用丰富的展品展示了田贯湖周边富有特色的动植物和环境,展示也更多地强调互动而非单纯的展板和文字,利用游戏等活泼的方式来鼓励人动手参加。这里和国内的一些景区类似,如果能推动国内的景区设计相关的自然教育中心,把自然体验和游览观光结合,借助景区巨大的游客量,产生的影响也会较大。

国际自然大学校拓展活动体验

离开田贯湖自然塾,前往山梨县北杜市的国际自然大学校。国际自然大学校共有7个分校,每年年初都会制定好一年的活动计划,在东京等大城市以及周边的小城市进行宣传招募,活动的方向偏重于针对小学生的探险体验和素质拓展。每年的夏季是学校最忙的时候,学校主要接待来自东京等大城市的孩子的夏令营,时间从2-7天不等,其他季节会更多针对本地和周边小城市的孩子,比如一年六次的整个自然体验课程。

在听负责人介绍学校的相关情况后,我们随鹫田先生前往活动场地进行活动体验,场地在一片森林中,地上满是厚厚的落叶和木屑。我们参与了三个体验活动,一个是让团队成员在活动木板(类似跷跷板)上移动并保持平衡的游戏;一个是站在几根围成圈的木棒上根据生日调整位置,任何人脚沾地即失败重来;还有一个是火岛逃生游戏,利用吊绳将自己摆渡到五米外一平方米左右的木板上,十多个人要挤在木板上不能沾地。三个游戏尤其是第三个难度很大,但经过大家的协作与配合我们完成得非常成功,也都体会到了活动的主旨:理解团队协作的重要性。整个活动场地非常类似国内的户外拓展中心,其设施都是向经销商租用的,他们会定期前来维护。这里把户外拓展的方式引入了自然学校,趣味与危险同在,据称孩子们体验后的反应都非常好,这一点也扩展了我们对于自然教育方法的认识。

体验活动结束后,鹫田先生带领我们参观国际自然大学校的整个营区,包括用于孩子们跳水、玩水的溪流,开展野营活动的营地,以及林中让参加者与导师一起搭建并在里头住宿的树屋。

20130604-29

左上:国际自然大学校负责人山口方一先生介绍情况
右上:拓展活动体验
左下:拓展活动体验
右下:参观用于小学生户外体验的露营地

4月25日  KEEP协会自然活动体验

我们在夜雨迷雾中抵达KEEP协会所在地清泉寮,这里处在日本著名的高山牧场——富士山北部的清里高原,四周雪山环绕,仿佛川西高原风光。这里也是日本自然学校网络每年聚会的地方,全日本自然学校的管理者两百多人在此聚会3天,围绕自然学校的方方面面进行分享和讨论。

早起,阳光灿烂,我和沈尤老师一起体验了铺满木屑的森林步道,观鸟,看到了斑鸫、日本鹡鸰、棕背伯劳、乌灰鸫、赤胸鸫、雉鸡等。早餐后,在KEEP协会环境教育中心,负责人增田直広先生为我们介绍了KEEP协会和环境教育开展的基本情况。清泉寮本身是日本著名的休假地,每年有大量游客造访,与田贯湖自然塾相似,可以免费参观环境教育中心,而进行自然体验活动就需要支付一定费用。这里每年接待的自然体验活动参与者数量很大,除了中小学生外,还有成人以及职业学校的学生团体。

竹越女士带领我们进行自然体验活动,她的破冰活动是表演一段太极拳。森林疗法是KEEP协会自然体验活动的主要内容,旨在让参与者在森林里通过各种感官感知自然,获得身心的舒展和健康。竹越女士让我们把杉叶折断嗅气味,介绍地上遍布的竹子并用竹叶吹口哨,每人还收到一面镜子,放在眼前沿森林步道前进,观察世界的变化,还有每人设计制作自己的家徽(家族的标志,源于日本传统文化)。

KEEP协会有一座专门的山鼠博物馆(山鼠是一种体长10厘米左右,几乎只生活在树上的啮齿动物),利用玩偶、标本、生境重现、图片、视频等各种方式,对山鼠的特点、习性、繁殖等方方面面进行了展示。山鼠并不濒危也不算旗舰物种,但对公众而言这是一个认识清里高原生态系统的切入点,也是一个把相关研究进行科普的有趣的呈现方式。

20130604-30

左上:KEEP协会环境教育中心特色的展示
右上:雪山下的高山牧场
左下:森林中的自然体验活动:制作家徽
右下:山鼠博物馆中多样的展示手段

4月26日  立教大学中日自然学校交流会

结束了对四所自然学校的实地考察,我们返回东京,前往立教大学和日本自然学校专家进行交流。日本专家有KEEP协会的川嶋直先生和风与土自然学校的梅崎靖志先生,中日公益伙伴的李妍焱主持,她首先介绍了JICA项目即将出版的两本教材,一本是日本自然学校案例集,一本是自然学校课程设计。大家分享了自己对中国自然教育现状和问题的看法,川岛先生和梅崎先生也谈了他们的经验和方法,不过交流的时间有点短,没有特别展开。

20130604-31

左上:东京立教大学
右上:中日自然学校交流会
左下:自然学校教材Q&A问题收集
右下:梅崎先生分享经验和方法

4月27日  从东京回国,结束行程

20130604-32

照片:此行考察成员在国际自然大学校和活动引导员鹫田先生的合影 

以下是此行带给我的一些思考:

1、日本的自然学校以社会企业的模式运作,经过三十余年的发展,已经成长为一个产业和社会运动。其活动采取收费方式,在经济效益和社会影响两方面都取得了成功,也因此吸引了大量人才的加入,形成了良好的运转,与学校、当地社区、政府等形成了有效的合作。简言之,他们创新了一种满足社会需要的有价值的服务,得到了社会认可。

中国自然教育的现状和80年代日本自然学校发展之初非常类似,社会的发展使人离自然越来越远,而学校教育本身不完善,社会本身存在对自然教育的需求。我相信,建设中国的自然学校在经济效益和社会影响上都是有市场的,需要的是学习他人经验并使之本土化,通过不断的自然教育实践推动更多人认可;

2、日本的自然学校网络对于自然学校事业的推动和壮大产生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是核心人物至关重要,比如广濑敏通先生、高木晴光先生、川岛直先生等等,他们致力于此并长期坚持下来。山水的自然学堂和日本自然学校的运作方式不尽相同,但是山水可以借助JICA项目,推动国内自然教育网络的形成,寻找和帮助国内自然教育的核心人物;

3、和国内现在显得零散的自然教育形式不同的是,日本的自然学校扎根于乡村和社区,强调在地,长期持续地进行自然教育,使其和自然、人产生了紧密的联系,因为贴地气而显得富有活力。国内需要更多贴地气的自然教育实践者,而山水的许多项目地都有成为这样的自然学校的潜力甚至已见雏形,比如年保玉则协会、青海湖边的南加……

后续计划:

1、 此行考察成员基本来自北京、上海和成都,我们正筹备在成都、北京和上海各做一次分享会,分享这次赴日考察自然学校的经历和思考。成都的已经定在本周六青羊区青少年宫,由成都观鸟会主办;北京的暂定在奇遇花园咖啡馆,正在协调;上海的朱惠雯正在和其他成员准备;

2、 JICA项目随后即将开始对今年的赴日研修生进行招募,在日本两个以上的自然学校全程学习两个月,今年有2-3个免费名额,相关事宜我会继续跟进;

3、 JICA项目中今年9月将举办国内自然教育的交流会和工作坊,希望通过定期全国性的交流来推动中国自然教育网络的形成。此行的考察成员中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科普教育部负责人王西敏正在争取今年在西双版纳进行。

 

执笔者  邹 滔
执笔者所属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翻译和校对
出处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日语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