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6 by GLIShanghai

中国有机农业访问(守护大地协会国际局)(第6次GliPub@根津会议报告)

来源:GLI上海

2009 年9月下旬,日本的有机农产品宅配事业的开创者“NGO/股份公司 守护大地协会”社长的藤田和芳先生和国际局的丰岛洋先生,通过GLI的安排访问了中国北京和山西省永济市,考察了有机农业的现场,并与中国各地的农村合作 社、NGO、企业、行政负责人进行了交流。在第6次GliPub上,丰岛洋先生述说了他对中国访问的感想,以及与海外合作的话题和守护大地协会致力的事 业,十几位关注农业或中国的协力员们热心地聆听了他的讲演。首先,由GLI简单介绍一下中国有机农业概况和致力于农业的GLI协力员们(朱明、周锦彰、赵 翼、任旭平)。

IMGP0565-300x224

关于守护大地协会

日本在战后 由于农药、杀虫剂的过多使用,虽然提高了农产量、缩小了城乡经济差距,但另一方面却导致了环境恶化和农业公害。守护大地协会作为市民团体,通过提供不使用 农业或化学肥料的安全蔬菜来支持第一产业,从1975年起,该协会开始在周末前往住宅区出售有机蔬菜。虽然在当时有机蔬菜的价值还不受市场认可,但是在向 住宅区的主妇们说明之后得到了她们的理解。为了继续大地的事业和活动,物流部门在1977年成立了股份公司。作为NGO的大地在追求自给率的上升、“身土 不二”(身体和大地的调和,经常食用所生活的地域的土产能够使身体适应当地环境的想法)、振兴第一产业、保护环境等理想的同时,一边又通过运营股份公司来 实现这些理念。现在,大地除了蔬菜的宅配服务外,还经营着批发、餐厅和自然住宅。目前,该会消费者会员有91000个家庭,在全国范围内有畜牧业、水产 业、加工制造业的2500家生产者。负责人频繁地拜访产地,构筑大地与生产者的信赖关系,从而确保了蔬菜的安全性。由于蔬菜在栽培之前就商榷好数量和价 格,所以完全不受市场价格的影响。除了企画产地研修会等农民之间的交流、策划每年5000人以上参加的农村体验游,实现来农民与消费者的交流以外,守护大 地协会还举行了食物里程运动(以数字表明运送食物所经过的距离,旨在减少运送过程中消耗的能源和对环境造成的负担)、与其他团体合作的“100万人的烛光 之夜”等环保活动。

无标题

与海外的合作

作为NGO 部门,守护大地协会于1990年创设了国际局。开始了与海外农业团体的交流。业务涉及人力及农业技术的交流、环境问题的信息交换、海外研修生的接待等。同 时也带领生产者对古巴有机农业的视察、与西班牙加西亚地区农民的交流、通过日本的纤维回收协议会对巴基斯坦贫民窟的援助等项目。并且,守护大地协会于 2006年成立了DAFDAF基金,进行着以亚洲为中心的与海外有机农业者的交流活动。最近,守护大地协会与日韩的生活协同组合共同成立了小额金融组织 ——互惠亚洲民生基金。预定将会对发展中国家的合作产地的人们自己策划的、关于地域振兴事业的计划提供支援。

中国访问

这次经由 GLI和以扶贫为目标的NGO——富平学校的安排,我们访问了山西省南部的永济市寨子村和北京,并与农民组织和NGO进行了交流。首先,我对于中国也有 NGO的事实吃了一惊。我听说中国成立NGO,首先是1995年的世界妇女大会上,之后NGO活动才活跃起来了。在寨子村的村长家见到了许多NPO,还有 一些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的、正在摸索着不使用化学肥料或杀虫剂农业的人们。大家非常认真地探讨了有机农业及相关经验,富平学校的工作人员也拼命地做了记录。 在北京则参观了以下两处农场。

  • 正谷有机农场(IFORM的成员)… 多为企业会员。定位是生产有机农产品礼品。还没有开始面向各家庭的配送服务。
  • 小毛驴农场…  农场占地很广。拥有作为“市民农场”的出租农场以及企业租借农场进行宅配的服务。农场的招牌上写着的“CSA”是指社区支持农业,这原本是日本的老字号 团体“有机农业研究会”提倡的,在日本以外则以“合作体系”而出名(城里人在农民帮忙做农活而获取农作物)。据说在美国CSA是指城里人付了钱每周末帮忙 农作业,而在收割期获取一定量的农作物。在这个小毛驴农场,北京市民会租借一块地来种蔬菜。(一块地=30平米,年租金为1000元,面向一般市民)蔬菜 长得很好,但这并非生手就能胜任,而是指导员认真指导的结果。在农场里市民们还可以尝试买猪来养。在韩国自然农业协会的赵汉珪先生的指导下养猪。由于猪舍 内垫的稻草是用微生物发酵的,几乎没有猪粪的臭气。

这次沙龙 中,这次主导谈话的富平学校,是一个以扶贫为目标的NGO,经营着面向打工妹的保姆学校和小额信贷公司。CEO沈东曙先生于2007年年末访问了守护大地 协会,受到触动从而想到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建立相似的体系。沈先生提出:“在中国,有机农业的发展趋势有两种,一是在边境的用于出口的大规模农场,另一种 是为了满足城市的奢侈需求的农场。作为典范也许可以算成功,但是为了帮助农民,必须作为可持续的模式来推进,这就需要支持了。在中国虽然有有机的人才、技 术、资金,但是没有综合起来发挥作用。希望能够建立像守护大地协会那样的、具备农产品的物流系统和NGO特质的体系。”至于能够进行怎样的合作活动,12 月再予以商讨。
・・・・・
在Q&A时间,参加者提出了各种问题。

Q)与其它海外的合作对象相比,中国的农民如何?

A)虽 然我见到的只是少数人,时间也很短并不太清楚,但是他们的认真劲让我们大吃一惊。这里面有为 “我们这样做农活却总是不顺利” 而烦恼的人,也有反过来发牢骚说“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可农民们就是不听我们说的话”的农业指导者。不了解食品安全性的人还有很多。参加这次的聚会的人是比 较了解(有机农业)的,周边一般的农民与之相比,看来还是有差距的。有机农产品的价格(与一般农产品相比)在日本顶多也就是2倍的价格差,但据说在中国则 是2到20倍。出了20倍的钱就20倍安心了吗,包括海外的认证团体在内,其实中国人并不怎么相信有机农产品。

Q)守护大地协会农民有关人员构筑信赖的经验如何在中国活用呢?在中国构建体系和关系网的时候,要如何处理国土广大这一特点呢?

A)从 第2个问题开始回答,我们只能从小的地方开始构建。首先构筑农村和城市的比较浅的联系,然后增加这种关系。其次是关于信赖关系的构筑。社区支持农业的话, 由于是自己参加农活、自己参与的事物,所以会自然而然地信赖。但这种关系能扩展到什么程度是一大难点,或许会和日本的情况有所不同。

之后,一位 参加者做了自我介绍并发表了感想。由于工作关系而正在调查中国农业,他提出了以下的意见,因为听说在上海从事蔬菜生产事业的日企,换了所有的土壤,河水和 雨水都脏了不能用而过滤后的自来水来浇水,他认为不仅是农药,而应该从所有方面来检视风险。另外,一位守护大地协会的会员认为,在市民只能买含有农药的蔬 菜、农民只能耕种荒芜的土地的情况下,他们虽然对在中国实行有机农业的想法有点兴趣,但对于由富裕阶层支持着的有机农业市场,买得起和买不起的人之间的差 距还是叫人在意。

这次的 GliPub沙龙也聚集了各种领域的参加者,其中一位现在正在学习农业、毕业后想在神奈川务农的年轻人的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如果能够自己生产食物的 话,相信世界会有所改变。”在被说成几乎都是60岁以上的日本的农业从事者的中间,丰岛先生介绍说守护大地协会的生产者里年轻家庭很多,真心期待着他们的 志向能在今后发扬光大,同时也希望守护大地协会与中国的致力于有机农业的人们之间建立起来的纤细纽带也能够随着时间流逝而发展壮大。

文责:松江直子  翻译:任晨静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日语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