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3 by Tanada

救灾是不是都要抢到第一线?(上)

救灾是不是都要抢到第一线?(1)

四川地震灾区,台湾义工亲自动手,教大家提高环保意思。CFP

救灾是不是都要抢到第一线?(2)

台湾9·21地震后,民间的救援组织更专业了。CFP

        2008年,5·12大地震发生,众多NGO涌入灾区服务,被公众所认识和了解,这一年,被称为“中国NGO元年”。而在台湾地区,类似的情况也曾上演。

社工介入灾区服务是从矿灾开始,到9·21、5·12、“八八风灾”,“民间组织不仅只是社工,只要有灾害,民间组织就会参与,最原始是参与捐赠,提供人力、物力,功能更细化、专业则是在9·21之后。”施欣锦说。

  民间组织监督政府重建

一些社工前辈曾告诉施欣锦,当多年前台湾的矿坑发生坍塌,社工就已进入现场服务,那是20多年前的事情,“但那时社工的功能有没被肯定,直到9·21时才慢慢被肯定。”
台湾9·21大地震时,民间组织成立监督政府进行9·21重建的联盟,因为善款大量涌进,NPO(非营利组织)则进行监督。在9·21大地震十年后, 重建工作告一段落时,民间捐款有剩余,政府在民间监督的状况下把剩余经费转成民间赈灾基金会。在以后的灾害发生时,赈灾基金会所做的工作能让公众了解到。
5·12地震时,由台湾红十字会牵头,各方组织成立过一个“5·12川震台湾服务联盟”,提供灾后生活重建工作手册。在川震联盟成立一周年进行总结会时,发生了“八八风灾”,联盟内的伙伴则继续回应灾害。

“八八风灾”一年后,根据9·21的经验成立了灾害生活重建服务中心,则可清楚地了解到需要组织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在进入安置中心后需要对安置人员进 行什么样的调查。那时台湾有大型组织号召社工和社工系学生进入灾区,一个批次进入灾区服务5天,进去灾区前需进行训练,这个过程看到社工精神的发挥,经验 和讯息得到传承,有些社工会在后期持续投入。

  专业救援者需被认证
施欣锦介绍,台湾常见的灾害如风灾造成的水灾、泥石流、地震、雨灾等,在台湾的大都市,“如台北、高雄等城市,基础设施如下水道等比较完备,在造成人 员伤亡上相对较少。”台湾的都市因基础设施做得较好,在全球变暖的情况下,最容易受灾的是最贫穷和偏远的地方,需要大力给他们防备灾的概念,也要求政府把 公共基础建设做好,并有当地的村民进行监督。

在气象预报提示可能会有灾害时,应变中心成立,监测系统发挥作用并回报给应变中心,应变中心通常是各地方政府负责。通过这些资讯决定是否上学、上班等,“有的县市会在早上5点前公布”,此时,预防、监测都要进行,由政府部门负责,通过媒体让公众了解。
台湾旱灾很少见,但是当发现水库蓄水不足时,政府会进行限水动作,比如每天轮流在某个区域、某个时段停水,但事前会做宣导,让公众有所准备。尤其在台 湾的中南部。施欣锦说,台湾的社区有很多人工修建的水塔,由管理委员会负责,在停水之前会把水塔蓄满,“只要大家能节约一点,我觉得水塔的水能够度过停水 的状况”。

从台湾9·21大地震开始,公众一直被宣导家里要有一个紧急逃难包,“万一警铃响的时候,我们带着包就走,重要的家当都在里面。但是包括我自己,我可能没有做得那么好,而对灾区服务的人来说,他们的防灾意识要强一些。” 施欣锦说。
在灾难发生时,台湾民间组织有专业做救援的,所谓专业救援,是指接受过专业训练。“可能平时是一般的工作人员,但参加过紧急救援的训练,从头参加到 尾,每一阶段单位都会给认证,这些人都会被记录在册。” 施欣锦介绍,她所指的救援是深入灾区,把人救出来,他们并不一定是专职。在大灾难发生时,专职部门的救援人员不够时,一些参与过救援课程并被记录在册的热 心人就可以到专业救援团队报到,以团队身份并进入灾区,“我们觉得最好不要一个人进入灾区”。

有些专业人员不需要在第一时间进入灾区,这是来自施欣锦的看法,“救出来之后,人员肯定要后送,特别是现场还危险的时候。比如我是一个社工人员,当大 家在忙着挖掘时,我在现场起不到作用,还不如在安置中心等。”施欣锦说,重灾区可能道路损毁严重,普通人很难进入灾区,并且会占据专业救援队伍的位置,这 也是一种干扰。“政府一定会动用军方,军方统一指挥,我们是做补充的部分。”施欣锦认为对于一些势单力薄的人员来说,不如留在后方,等待前方把人员后送。

本文下部分 http://csnet.asia/zh-hans/archives/13683 待续。

作者:汝海霞

来源:云南信息报

中国发展简报 NGO新闻报道 ”救灾是不是都要抢到第一线?”

http://www.chinadevelopmentbrief.org.cn/newsview.php?id=5418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日语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