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8 by Tanada

民间联合工作站 志愿者搭建震区民间救灾网络

志愿者在整理捐赠物资。

20130318-2

工作站办公室外面的站牌,写着当天志愿者需要做的事情。

工作站办公室外面的站牌,写着当天志愿者需要做的事情。

彝良地震发生后不到48小时,在NGO备灾中心、益行工作组、云南发展培训学院、壹加壹应急救援队、华夏公益以及当地志愿者伙伴的协助下,彝良抗震救灾 民间联合工作站在彝良县政府大院正式成立。工作站设立信息组、外联组、灾情评估组、物资组、志愿者管理组等职能部门,力图在紧急救助期间充分发挥信息平台 以及民间救灾后勤人员支持的作用。

工作站具体工作内容包括整理、发布灾区动态、需求的信息;对接外部资源参与救灾;推动灾区志愿者团 队的建立和成长;为在灾区参与救援的民间组织提供后勤服务。工作站还设有救灾物资转运仓库,可为赴彝良灾区公益组织提供咨询、协调、接待、物资转运等服 务,并为安置区提供社区服务。

10月4日中午,彝良的天空中夹杂着蒙蒙细雨。在彝良县城老教育局破旧的房子内,来自四川凉山的志愿者余翔和其他10名志愿者,正将3日从深圳、杭州等地运来的衣物进行分类打包。

总共2500多件衣物,需要按照成人外套、棉衣、裤子、婴儿服装等分类好,6日下午,他们要将这些打包好的衣物发放到虎丘灾民安置点——这是彝良目前最大的灾民安置点。

这群志愿者因地震而来,有的是大学生,第一次参加志愿者工作;有的经历过2008年汶川地震、2009年玉树地震,有丰富的救灾经验。他们都属于彝良抗震救灾民间联合工作站的志愿者。

这个成立于的彝良地震第二天的民间救援工作站,由彝良在路上公益群、彝良在线网、云南省青基会益行工作组、NGO备灾中心、华夏应急救灾中心等机构组成,旨在搭建一个民间组织与志愿者参与灾后救援工作的平台,协调一线志愿者开展各项救援工作。

目前,已经有来自全国各地300多名志愿者在此登记,并参与一线救援工作。工作站累计接收并发放各地运送过来的救灾物资价值达上百万元。

 合的力量

从9月7日中午地震发生,到8日晚上彝良团县委成立救灾工作站,再到9日晚上,将工作站升级为“彝良县抗震救灾民间联合工作站”。参与其中的资深志愿者刑陌说,蓝天救援队和壹基金救援联盟的联合,给了他很大启发。

9月7日地震发生的当天下午,在国内21个省、43个市设有分队的民间救援组织“蓝天救援队”,以及由来自国内各地174支民间救援队成员组成的“壹基 金救援联盟”,迅速联合救灾组织中距离灾区最近的成员启程前往灾区,在8日凌晨,救援队伍便抵达彝良县,随即开始搜救工作。

“联合”产生的启动速度催生了工作站雏形,8日晚上赶到彝良县参与救灾的云南省青基会益行工作组也建立救灾工作站。

而此时的刑陌还没有到达灾区,他通过华夏公益服务中心的合作平台,联系上了卓明地震援助信息小组和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的两位负责人,三人一起探讨了如何支持一线救援工作。

如何应对即将涌入彝良县的全国各地志愿者组织、个人志愿者和零散的民间救灾物资,是8日当晚讨论的主题,在刑陌看来,“联合”是唯一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策略。

9日,刑陌得知NGO备灾中心(壹基金西南民间联合救灾委员会成员)的伙伴正赶往灾区的消息后,和备灾中心的负责人商量,提议由他临时负责协调联合救灾事务,并建议在当天晚上到达后,邀请所有在一线救灾的外来民间组织和当地民间组织的代表们一起开会。

当晚8时,陆续到达的民间组织代表介绍了各自参与救灾的情况并分享灾情信息,会议也确认益行工作组的工作站升级为“彝良县抗震救灾民间联合工作站”,工 作站对所有参与救灾的民间组织和志愿者开放,并初步约定了工作站的功能和简单的运作规则。刑陌和两位伙伴通过电脑网络参与了这个会议。

工作站的公益组织由彝良在路上公益群、彝良在线网、云南省青基会益行工作组、NGO备灾中心、华夏应急救灾中心、苍南县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等机构组成。

志愿者流性大 效率打折扣

从9月8日工作站成立到10月1日,在工作站登记的志愿者已经有300多名。这些志愿者中,有的是大学生,这是他们第一次参加志愿者工作;有的人经历过08年汶川地震、09年玉树地震,有丰富的救灾经验。

刑陌介绍,地震初期,大量的志愿者涌入到灾区,当时登记时并没有要求志愿服务多长时间。这导致有需要志愿者的时候,很多志愿者却说“明天就要走了,没时间做了”,使得救援工作效率底下。

10月1日,工作站公布了《彝良县抗震救灾民间联合工作站志愿者手册》,其中就要求工作时间必须在一周以上,“便于管理,因为救灾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志愿者流动性太大,效率大打折扣”刑陌说。

在志愿者手册上有这样一句话:志愿者不是廉价劳动力,所创造的价值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但志愿者也不是头戴光环拥有超人力量的天使,可以包揽所有的事情,请以一颗平常心去适应灾区的工作和生活氛围。

刑陌希望志愿者能够明白,志愿者虽然没有工资可拿,还需要自己承担生活费,但是他们的贡献是金钱不能衡量的。此外,志愿者也需要摆正心态,把自己当做一个普通人,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由于经费有限,工作站在老教育局内的房子里找了两间房子给志愿者提供简易的地铺,一间女志愿者合住,另外一间男志愿者合住。如果有志愿者不愿打地铺,可以自费住旅馆。而为了便于管理,志愿者每人需要每天上交15元钱的伙食费,由会做饭的志愿者轮流担当厨师。

目前,工作站固定的志愿者有20多名,他们大部分来自外地,都是利用国庆节假期前来做志愿者。一个月内,工作站已经累计接收到衣物、食品、大米等价值上百万的物资,这些物资经过工作站已经发放到了当地灾民手中。

 搭建一个救灾网

10月4日上午8时许,龙海乡镇河村油房村民小组发生山体滑坡。从灾害发生,到救援宣布结束的40多个小时,华夏公益宣传服务中心利用微博直播了现场及救援的情况。

联系前方志愿者采集信息,再通过华夏公益宣传服务中心的微博通报,这是工作站中信息组所承担的任务。

信息组还负责承接联合工作站的后方工作平台,负责信息收集、外围协调、信息发布,为前方救灾团队的行动提供信息支持,并向进入灾区的民间公益组织、志愿者、救灾物资捐赠者提供信息与资源对接服务。

除了信息组,工作站还设有外联组、灾情评估组、物资组、志愿者管理组。

本地志愿者王树光担任灾情评估组组长,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去到受灾一线进行实地调查,然后统计当地需要哪些物资,需要多少,然后报告给物资组。

物资组的梁小敏在接到王树光的物资之后,便开始组织志愿者将物资发放到灾民手中。每次物资出库,志愿者都要登记,而当物资发放到当地灾民手中时,当地村 委会和村民必须写一个签收单。从出库到送到灾民手中,工作组要保证每一份物资的流向都清楚,“这样做是向捐赠者负责,保证公开透明”刑陌说。

此外,彝良在路上公益群的群主老乔,负责工作组的总协调,同时也是外联组的组长。老乔通过公益群,将灾区需要的物资信息传递出去,然后再联系外面愿意提供物资的爱心企业人士或者NGO,将物资运送进来。

“搭建灾区救援网络,共享灾区信息,帮助重建。”信息组组长郝南将工作站的任务归纳为这18个字,在北京工作的他,一直担任华夏公益宣传中心的志愿者。

郝南介绍,工作站的主要任务就是在灾区内进行调研,然后将灾区需要什么传递给外界,外界通过这个救灾网络,知道灾区需要什么,然后再通过工作站将物资运进来。

“地震刚发生时,信息很混乱,很多物资很多人都涌进来,也许很多东西是不想要的,我们工作站目的就是要通过这个救灾网络,是信息对称,这样才有利于提高救灾的效率和重建”郝南说。

 需要专业志愿者

成立于9月8日的工作站,在今年12月份将会撤销。而撤销之后,缺乏长期专业的志愿者也是郝南目前最担心的问题。

“现在的志愿者大部分是外地的,流动性太大,也许刚刚熟悉当地,就要走了。”郝南介绍,彝良灾区的建设重建需要几年的历史,工作站撤掉之后,民间救援工作还是要长期进行,而彝良本地的经济情况,也需要培养一个本地的公益组织。

9月29日从北京来到彝良,10月7日就要回到北京上班。郝南说,他在这段时间主要给彝良在线公益群的人进行培训和讲解,培养当地的志愿者。他希望这个 本地的公益组织能够在工作站设立的三个月内,将工作站的各项工作学会,等到工作站撤掉之后,公益群能够在以后承担起工作站的任务。

“重建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本地公益组织有地方优势,需要担负起各方面的任务。”郝南说。

执笔者 发布者:刘相妙 成长群
执笔者所属 来源: 云南信息报
翻译和校对
出处 NGO发展交流网 《民间联合工作站 志愿者搭建震区民间救灾网络》

http://www.ngocn.net/?action-viewnews-itemid-85115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日语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