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3 by Tanada

“我搭车”——拼车社交网站

我搭車 図01“我搭车”是一个分享汽车出行的社交平台。网站被建成一个基于HTML 5开发的跨平台拼车网站,主要提供上下班、长途(旅行、春节回家等)、临时性拼车三种拼车方式。

在创办“我搭车”之前,胡怀之和王一禾都生活在美国西雅图,两人都有稳定的工作。

堵得不可思议!

王一禾是青岛人,童年大部分时间是在中国度过的,少年时代追随父母到日本念书,16岁到了美国。

2010年的一个夏日,一篇报道让正在希腊度假的王一禾无法继续安心享受他的假期——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浩浩荡荡的车队堵在了京藏高速公路上。王一禾拿着报纸坐立难安,从内蒙古到北京的100多公里路程全程堵车,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美好的假期因为一张报纸而提前结束了。最让他的导师感到麻烦的是,度假归来的王一禾推翻已经基本确定的毕业论文题目,把汽车分享解决方案作为新的论文方向。他希望寻找到一个有效的社交网络方案来化解“首堵[i]”的大难题。

王一禾发现,已有约400万辆私家车的北京,路上跑的私家车七成以上都只有驾驶员一人,而空气污染问题超过七成都来自汽车尾气。尽管上一年政府投入了800亿元用来改善首都的运输基础设施,交通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多少解决。王一禾认为,如果让更多的人有效分享汽车资源,那么不但可以缓解拥堵,还可以减少环境负担。

这个时候,在微软(Microsoft)公司工作的胡怀之被邀请到创业团队中来。胡怀之和几个朋友正在海地(Haiti)做义工,他们刚刚筹到款项为当地的贫困居民盖起了一所学校。王一禾介绍了“分享拼车”的创业设想,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先做好研究和准备工作,等2011年3月王一禾硕士毕业后,就回北京去共同实现这个设想。

为梦想重走“回头路”

王一禾16岁那年跟随父母来到美国西雅图。在家人的照顾下,一禾在美国的生活比较稳定。他考入哥伦比亚大学数学与经济学专业,2008年毕业后进入美林证券工作,一年后获得欧盟全额奖学金攻读硕士,研究地区发展课题。按照父母的期待,硕士毕业后他应该回到纽约华尔街继续自己的投行生涯。

在父辈看来,放弃好不容易在美国打下的基础,放弃在美国的大好前程回到中国去创业,是在走一条非常不明智的回头路。为了不让儿子犯这个傻,妈妈动员了全家人来做他的思想工作。对人生发展的看法严重分歧,使得一禾母子关系一度闹得很僵。

胡怀之在美国生活的时间比王一禾更长。他出生在台湾,12岁去了美国,父母始终保持着中国人传统的家庭观念。胡怀之避开了和家庭正面冲突,在离开美国前他先应聘了一个岗位,以工作之名离开,遇到的家庭阻力小了很多。

“我从不想做普通人,一辈子平平淡淡,回头看过往,发现什么也没留下。”胡怀之微笑着说,“有句话说,不再生长,即代表正在死去。我希望自己一直向上生长。”

2011年2月,胡怀之离开家人,放弃了美国的一切来到北京。一个月后,硕士毕业的王一禾也买了一张单程机票前来会合。两人拿出了所有积蓄凑了几万美元,正式开始了他们的创业路。曾经令人艳羡的“三高”(高学历、高薪资、高科技) 青年,转眼间成了三没人员:没场地、没资源、没支持。

王一禾依然受到来自大洋彼岸的家庭阻力的困扰。当年的母亲节,依然生气的妈妈不肯听他的声音,还发短信来责备他是个“失败者(Loser)”。而胡怀之,则是彻底瞒着家人来到北京悄然创业。

为了省下租房钱,两人长期辗转在亲戚朋友家,打地铺、睡沙发,住所也换过很多地方。没有时间做饭,也为了省饭钱,他们经常吃几块钱的盒饭,时不时吃坏肚子。

在尝试中找到方向

和许多在海外生活过的创业者一样,王一禾、胡怀之创业之初也习惯性地想把自己在国外看到的优秀做法直接搬过来。美好设想的本土化转变,是他们遇到的最大挑战。

创想1:私家车租赁,失败

“我们本打算将西方的私车租赁模式引入中国,但发现这在国内根本行不通。”按照中国的政策,只有商业牌照的汽车才能进行租赁业务,类似美国热门创业项目GetAround的私车租赁服务是不符合中国法律要求的。他们花费三个月时间提出的项目方案,终因不适合本土而落败。

创想2:出租车拼车,失败

调整后他们提出第二个方案:出租车拼车。北京有近7万辆出租车,但是想打车的时候总是车少人多令人抓狂。如果建立一个出租车分享网络,实现两到三人打一辆出租车,或许能解决打车难的问题。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个设想实现起来太困难了。北京出租车的流动性非常大,打车人的实际需求也随时可能改变,怎样分担打车费也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虽然再次受挫,但也有一些收获。他们收集到大约250名出租车司机的资料,建立了一个出租车司机点评和预订服务系统。

创想3:私家车拼车出行,成功

又一个多月的调整后,他们再次提出的“我搭车”私家车拼车网站创意在2011年6月的北京创业周末大赛上获得了第二名,得到一些投资商的关注。深受鼓舞的胡怀之辞去了离开美国前应聘的工作,全职投入到创业项目中来。

“我搭车”设想的落脚点放在拼车上。面对这个设想,人们有很多担心和疑问:“我搭车”会不会变成黑车司机的聚集地?车主或搭车者放鸽子怎么办?与一个不知底细的陌生人同路安全吗?……

思前想后,他们决定借鉴Facebook创立之初的办法:Facebook网站创办之初只接受哈佛大学的邮箱注册,以这种方式确保用户之间的可信度。“我搭车”决定暂时先对知名公司的白领员工提供服务,只有用指定公司的邮箱才能注册,只有凭新浪微博账号才能登陆平台。

打开“我搭车”的网站,用自己的公司邮箱和新浪微博账号可以进行简单注册,之后很快就会收到一封邮件鼓励完善个人资料,发布个人路线。“我搭车”平台会根据起点和终点以及其他用户发布的拼车信息进行智能匹配,拼车双方都可以看到对方的微博头像和信息,并且给对方发短信和打电话。拼车者之间可以相互评价。为了避免“黑车”司机混入,平台还对搭车的频率进行限制,每名有车用户每天只能提供搭车服务两次,价格也不能超过一定标准。

目前已经发布的路线已有上千条,已经从北京、上海扩展到深圳和广州等城市。用户不仅可以通过电脑使用“我搭车”,还可以通过iphone或Android手机版本上线。

“我们渴望商业上的成功,但更大的理想是通过汽车分享来切实减少尾气的排放。”胡怀之说。目前已经有十几个人为了这个共同理想聚集到“我搭车”团队。这种理想主义的创业激情赢得了尊重,王一禾的家人也改变了态度。 “通往理想的路上我们走过很多弯路,即使到现在我们也还是很稚嫩,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但我们相信自己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胡怀之说。

他们设想,“我搭车”一年内如果能发展到10万用户的话,可以减少约5万人的打车或者自驾车需求,就可以切实为北京的拥堵问题做出贡献。他们期望让拼车成为大家能想到的主要出行方式之一。

注- “我搭车”拼车网网址: http://wodache.com/

作者:张良英 王发财 欧阳洁

来源:《社会创业家》2012年10月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dcef4b0101ax01.html

转载时经过编辑。

编辑: 李 君晖



[i]编注:作为首都的北京因为严重堵车而被市民说成“首都变成首堵”。“首堵”这个戏称,发音和“首都”十分接近,“堵”是指“堵车”。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日语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