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8 by GLIShanghai

日本社会企业家、环球协力员田边大上海之行

来源:GLI上海

11月4日至11月8日,来自日本的两位环球协力员,日本社会企业家、“手语”创始人田边大先生与大阪Social Innovation Osaka的创始人施治安先生访问上海,与上海地区的协力员以及公益组织进行了交流。

田边毕业于中央大学法学部,曾先后就职于汽车公司及外资咨询公司。2003年,田边创立了日本第一家以社会企业为对象的咨询公司“Forest Practice”。以妹妹与盲聋人结婚为机缘,在2006年创立了以开拓残疾人就业市场为目的、提供心理健康服务的社会企业,取名为“手语”。

“手语”网站:http://www.fpltd.jp/

GLI中文网站“手语”报道:http://www.glinet.org/inspiredetail.asp?id=2514

施治安是在日华侨的第三代。50岁时从商业一线退下,现在以关西地区为中心,积极从事与环保和社会企业相关的活动,构架一座联系中日两国的桥梁。

GLI为他们精心安排了3天的行程,使他们既感受到了当代中国大学生对社会企业的热情与活力,也同本土处于成长期的社会企业团体互相分享了经验与体会。

11月5日,田边与施治安前往复旦大学,作为CODE(Center of Dream Enterprise)课程的特邀嘉宾发表了演讲,之后在Q&A的环节也与复旦大学学生交流沟通,在学生创业项目上分享了意见与经验。同行的还有 GLI环球协力社的执行主任李凡等工作人员。

45分钟的演讲中,田边先生用英语主要与学生朋友们分享了3个环节的内容,

a)、社会企业家入门:就普通人如何通过关注社会问题、并作为社会企业家创立事业作简单明了的入门指导。

b)、社会企业“手语”的创建过程:利用企业的空间为企业员工提供按摩服务这一思路为眼睛有残疾的人们找到了新的就业市场。

c)、有关社会企业家的世界潮流:以哈佛大学商学院召开的社会企业家大会(Social Enterprise Conference)为例,对人才培养、资金筹措、实践活动以及社会企业家备受关注的现实背景进行解说。

充满创新意识的“手语”事例引起了学生们极大的兴趣与反响。这项事业不仅关怀了社会弱势群体盲聋人,帮助他们就业获得了自己的社会归属感,更重要的是,它本身作为一项事业已经取得了成功与一定的社会关注度,这无疑也利于它今后更好的发展。

在场的复旦大学的学生中,有不少同学正在参加AIESEC的在校大学生社会企业创业项目大赛,而他们目前正在付诸于实践的项目与田边先生的“手语” 有着触类旁通之处。印象深刻的是,其中两位同学不约而同的都意识到了“上海城乡发展不平衡、郊区居民收入微薄”这一社会课题,试想通过南汇等郊区传统手工 艺制品的经营来为当地居民补充收入来源。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也碰到了不少问题。

田边先生对此感叹无比,十分感动上海大学生对社会企业的热情、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以及惊人的行动力与创意。会后也与他们继续探讨与交流,希望能为他们年轻的社会创新项目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田边先生认为最重要的是培养社会企业家精神,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以及如何将自己的这种精神不断的传递给身边人获得认同感。他好奇地问在场同学开始关注 社会企业的契机以及目前最想改善哪方面的社会问题。在场的同学们大都是CODE课程的学员,经常互相讨论交流这些问题,大家侃侃而谈,而这样一种氛围与精 神也令来自日本的朋友深受感动。

虽然只是一个小教室,但从这里将要开始的一切都令人振奋而鼓舞。有趣的是,田边先生再三强调置身于这个环境中,感受到的是一种年轻的活力与热情,而这一点也是在日本大学校园难能可贵的。或许这便是中国当代大学生充满希望的一股热情一份活力吧!对此我们共同期待与祝福。

11月6日,田边一行拜访了位于浦东孙桥地区的社会企业——爱之家(Home Sweet Home),爱之家与手语有相似之处,都是为残障人提供就业机会,帮助他们融入社会的社会企业。爱之家成立于2005年,由一位在上海生活超过10年的马 来西亚籍女士创立,为无家可归者,特别是其中有残疾的人提供住宿、培训、就业等一系列服务。

接待我们的爱之家经理陈明华先生介绍,爱之家所服务的残障人,都是外来的无家可归者,而不是上海户籍的残疾人,因为上海政府(上海市残疾人联合会) 为本市户口的残疾人提供了相当不错的服务及保障,爱之家关注的是享受不到上海政府政策的外来的残疾人。所以爱之家的服务对象有着外来、无家可归、残障三个 特征。

爱之家从创立之初的一个“家”发展到今日的五个“家”,所谓的家就是在孙桥镇上租的住房,每间住房供3-4位残疾人居住。每个家还有自己的名字,如 希望之家、尊严之家等,象征着残疾人有着美好的未来。每个家中的“房客”还会轮岗做管家,每月的管家负责记帐和“家”的管理,爱之家以此来锻炼残疾人的生 活自理能力。

在培训和就业上,爱之家为残疾人设计了1年半到2年的培训期,培训内容包括缝纫裁剪等工厂工作所需的手工技能,另外还有英语、计算机、卫生常识等基 本技能。这些课程都由志愿者来负责教学工作。学习了这些技能能帮助残疾人更快的融入社会,今年有4位爱之家的学员考入了大学,日本的两位社会企业家都为爱 之家的工作和成果感到钦佩和高兴,手语和爱之家以不同的形式帮助残疾人就业及融入社会。

当残疾人有了一定的工作技能后就进入爱之家的工厂,制作精美的手工艺品,我们在厂房里看到了制作中的冬季围巾、帽子等布艺品,残疾人很熟练地操作着 缝纫机和针线活。爱之家以上海市最低工资支付工人工资,每月960元,每月需扣除食宿费用约400元,每年随着工龄增长还有加薪。今年10月起,古北家乐 福为爱之家提供免费的摊位售卖他们的产品,据说销量不错,产品颇受古北地区居民的欢迎。

爱之家在静安区还有一个招募中心,工作人员每周六都会前往火车站、地铁站、人民广场等地寻找流浪的残疾人,与他们攀谈,带他们洗澡、吃饭。如果残疾 人愿意加入爱之家,爱之家会与之签订服务合同。许多残疾人也慕名而来,甚至一些没有肢体残疾但需要就业技能及机会的下岗工人也来爱之家寻求帮助。

晚上,田边一行参加了环球协力社第九期沙龙活动,本次沙龙活动场地Arch是一个集咖啡,酒吧和多媒体放映室为一体的十分个性化的场地,使得沙龙的气氛更为轻松、活跃。

本期沙龙共有15人参加,主要来自企业和媒体。田边首先介绍了手语的创立、社会企业家的概念及哈佛大学社会企业家大会的见闻。由于本次沙龙参与的多 为企业职员,提出的问题更具商业气氛,许多协力员围绕着“竞争”这个主题发问,如果遇到了竞争对手该如何保持“手语”的生存和发展,竞争对手包括与“手 语”情况相同的社会企业以及完全以健康人提供按摩服务的企业,当他们以比“手语”更低的价格提供服务时,该如何应对?

田边坦承现在已经出现了竞争对手,一些以健全人提供按摩服务的公司已经开始进入为企业提供上门按摩服务的市场,但他本人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盲聋 人在按摩上有优势,他们比普通人更能集中注意力,敏感的手指在按摩的过程中可以觉察出接受服务的人的身体状况。通过发挥盲聋人的特长和优势,以服务质量赢 得顾客的青睐。虽然现在手语的服务价格是健全人按摩服务的1.5倍,但因其出色的服务依然受到企业的欢迎。其次社会企业家不同于企业家,社会企业家关注的 是社会创新。

田边表示,如果有其他服务于盲聋人的社会企业参与竞争,他会欢迎这种竞争,因为这增加了盲聋人的就业机会,此外他会不断创新寻求新的方式来帮助盲聋 人。来自企业的协力员们表示,这个回答让他们明白了社会企业家与企业家的区别,解答了他们一直以来对社会企业家面对经济利益和社会效益该如何取舍的疑惑。

11月7日也是两位日本社会企业家在上海活动的最后一天。这天下午,在GLI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前往浦东参加非营利组织发展中心NPI(Non-Profit Incubator公益孵化器))http://www.npi.org.cn/index.asp) 的交流会。NPI工作人员、“我是你的眼”(原名“都是爱心人”志愿者团队代表等各个机构的代表集聚一堂,互相分享实践经验与感想。田边根据自己的创业经 验总结了社会企业发展各个阶段的特点,特别是从创业到发展阶段中间如何逾越‘死亡之谷’的一些观点获得了大家的共鸣。来自各家本地机构的代表向田边提出了 许多具体地操作性问题。诸如“社会企业如何制定合理的利润”、“社会企业的存在形式的选择”等等。田边先生也是耐心而又详尽地给出了自己的理解与看法。

交流会上,“我是你的眼”志愿者团体代表深受“手语”经营模式的启发,同为帮助盲人就业,“我是你的眼”希望同田边先生合作,拓宽自己的思路,将上 海1万多盲人在田边先生的牵线搭桥之下,也能够发展自己的“办公室按摩”式业务。田边先生为同为身体残疾人的“我是你的眼”的代表的热情而感动,也希望靠 自己的力量帮助上海社会企业成长,帮助盲人更好地融入社会。

交流会后,田边先生将日本盲人网球运动器材一副球拍与专用网球赠送给“我是你的眼”的代表,双方都表示要突破地域语言的限制,不断开展更好的交流与协作。

晚上,田边一行冒着大雨参加了‘牵手成都’在8号桥举办的筹款晚会。本次晚会是为向四川受灾地区运送旧集中箱并将其改建成社区中心这一有创意的行动筹募款项。大约有200多人参加这次活动。

文责:朱征 杨怡雯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日语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