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3 by junhui

营造有幸福感的社区

社区电影《幸福》

2012年3月10日下午,在成都锦江区的水井坊社区,电影《幸福》首映暨主创人员见面会上演了一台风格独特的红毯仪式。影片的主创人员和演员们身着精心挑选的礼服,在粉丝们激动的呼喊和簇拥下走过红地毯上台亮相,与主持人互动答问。现场人头攒动,气氛热烈,社区老少居民们将现场围得水泄不通。

《幸福》讲述了一位老华侨从海外回国寻亲所经历的有趣的小故事,以此展示城市和家乡的新风貌,影片调子比较温暖。也许比这部赢得邻里追捧的电影本身更为精彩的是这部电影的产生方式:它不是一部商业电影,而是取材于社区的真实生活,由居民们自编自导自演的一部平民社区电影。影片的编剧,83岁的归国华侨刘老先生曾是水井坊社区居民,故事就是以他的经历为基础发展而成。不同阶层、不同背景的演员们来自水井坊社区,经过社区海选“竞争上岗”。他们中有民间艺术家、画家、清洁女工、退休教师、下岗人员,也有年轻的白领培训师。一位清洁女工扮演了男主角妈妈的老年时代,一名出租车女司机在片中出演了和自己同样的角色……

人在戏中,戏在生活中,说不清他们是在演戏,还是自然而然地将自己的真实生活与感情带入戏中。原先住在不同院落,在现实中互不来往的人们,一同风里雨里经历了四个月的拍摄,这是一段社区融合的过程。

电影《幸福》的制作方是社区居民的自组织——水井坊街道温暖剧团。由民间组织成都市锦江区爱有戏社区文化发展中心(以下称“爱有戏”)在2011年3月进入水井坊社区后引入的温暖剧团项目发展而来,得到了香港社区伙伴(PCD)的支持。拥有公益影视制作背景,致力于社区文化与和谐发展的“爱有戏”,一直对温暖剧场提供专业技术支持。

《幸福》的成功也为温暖剧团带来了高涨的人气,拍摄完成后,成员就由最初的10人骨干发展为120人的团队。当日的红毯活动还“惊动”了社区所属锦江区委、区政府和街道办的政府官员们,他们纷纷前来捧场。藏龙卧虎的水井坊街道,在这一天诞生了众多的社区明星。红毯仪式结束后,温暖剧团趁热打铁演出了文娱节目。 

 

义集是个江湖大会

3月10日这天,与首映式一同“上演”的热闹“大戏”,还有“爱有戏”举办的“义集”活动。“义集”是每月一次举办的定期集市,被称为“义友”的爱心人士把自己的旧物拿来摆摊设点,用义卖的钱资助社区内的贫民,也可以直接购买爱心帮扶区摊位的物品。这些摊位由贫困残疾家庭所设,用大红色地毯标识。这是“爱有戏”在水井坊社区举办的第六次义集。

大学生们拿来了二手衣物;一位艺术系大学生安静地现场手绘挎包义卖;一位白发母亲帮她的摄影师女儿义卖其作品;几个小学生在家长的带领下,兴致勃勃地守候在摊位上,等着买家淘走自己用过的学习和体育用品。两位“爱有戏”的音乐制作团队成员则以炫酷的风格义演,烘托着现场气氛。

在靠近街道慈善会办公室一旁临时设立的登记柜台,不时有小孩子跑过来,拿自己的义卖业绩向“爱有戏”的志愿者换取挂在墙上的花花绿绿的糖果。

大红色地毯的是社区里面的特殊摊位,安排给盲人朋友收费按摩、智障人士卖矿泉水、擦皮鞋,他们靠劳动自食其力。

在热热闹闹的集市上有很多NGO的熟面孔。农友市集、郫县安龙村有机蔬菜种植户、大邑华德福学校、公益客栈、四川海惠助贫服务中心(小母牛)等等。

对“爱有戏”的创办人、主任刘飞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异常忙碌的下午。

“义集轻松好耍。很多人愿意做公益,但不希望太复杂,缺的是一个平台。” 刘飞觉得,义集之所以这么受欢迎,是因为很多人能够在家门口就可以做公益。义卖旧物既能清理家里的垃圾,又能淘到一些便宜环保的东西。“义集也比较适合家庭参与,一家人抱着玩耍的心态过来,孩子还能学习商业上的砍价、交易行为,乐趣就比较大了。”

每次义集,刘飞、她的爱人杨海平(爱有戏的理事长)和8岁的儿子杨晋宇总是全家出动,拿些家里的旧物来卖。当天下午小晋宇卖得111元钱,到旁边的社区超市买成日用品捐了出去,自己又花30元买了个手工风铃拿回去玩,准备玩够了再拿回义集去卖。

得益于这样一个轻松、低门槛,又能常态化的设计思路,每期义集的人气都很旺,现在发展了260个核心“粉丝”,每次还有新的资源方加入。本次义集就引入了农夫市集、生态农产品的生产者合作社。参加义集的家庭旧物义卖收入要全部捐出来,而对此类环保与发展类项目,“爱有戏”规定只需要按销售收入捐赠一定比例,以示支持。借着“爱有戏”营造的社区公共空间,外部NGO有了合法进入社区的渠道。看上去,整个义集就是一个资源整合的江湖大会,汇集来自社区内外的捐助和支持,送到受助者手上。

 

缘起“义仓”

义集脱胎于 “爱有戏”的义仓项目。

成都是西南地区公认的富庶之地。在刘飞印象中,市区的一环路内更是富人云集。一次偶然和友人逛街,一环路内的水井坊社区不可思议地震撼了她。这里有高级酒店等高档消费场所,鳞次栉比的高档写字楼和住宅楼,然而同时映入眼帘的是生活在简易楼房和尚未拆迁的棚户区的城市贫民。他们中有孤寡老人、有包括智障和精障病人在内的身心障碍人士、有大病家庭等等。刘飞吃惊地发现,有些贫困户甚至每天到菜场捡废菜叶吃。贫与富就这样近在咫尺。

“爱有戏”从古代农村的“义仓”得到启发。古时农村里,有余力的村民们拿出家里一些稻谷放入村里的“义仓”中,接济贫困家庭的孩童上学。借鉴“义仓”,“爱有戏”启动了社区走访调查。水井坊街道常驻人口有三万户,为确定受助者名单,爱有戏组织了20~30人的大学生志愿者团队,拿着社区提供的低保和残疾人名单一一家访,在每一个院落里去了解不在此名单内的低保临界家庭。截至2011年4月义仓项目启动前,“爱有戏”共走访了两千多户。

义仓征集爱心家庭,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承诺定期的小额物资捐赠,注重长期、定期、少量的捐赠,而不是短期、不定期、大量的捐赠。爱有戏认为义仓 “不只是一个扶贫或者救济的项目。它更是一个建立人与人之间纽带的项目,一个建立社群和良善社会的载体。” 

 

一粒米的理念

“我亲手买的一袋米,可以通过义仓捐到一户人家,这代表的是我的心意。这就是义仓的理念。”义仓项目不接受现金捐赠,希望用社区内部的资源解决社区内部的问题。义友直接捐赠物资进入义仓,或者在义集上拿着义卖收入到旁边的社区超市换成各类日用品再捐给“爱有戏”,统一登记编号发放给困难家庭。

义仓并不排斥外部的企业捐赠,但刘飞认为,依靠企业是不可持续的,也无助于构建以社区居民参与为主导的社区保障网络。

目前,在“爱有戏”常年资助名单上的受助家庭有70户。社区在慢慢发生着变化。原先大家一说起来,就是“我们都穷得很,怎么不该政府来管呢?”现在,有了越来越多的互助和担当。“爱有戏”计划,机构直接在社区内运营义仓和义集项目不超过2~3年。在此期间尽力培育社区自身组织接手以便抽身而退,既能节约成本,也能使更多居民自主地参与到社区建设中来。

2012年1月,第4期义集对20多位作出贡献的居民进行了表彰,其标准不是捐赠的数量多少,而更加看重捐助行为本身的价值。90多岁高龄的肖大爷是义仓的资助对象,家境困难的他还要拉扯自己60多岁的智障女儿,家里每月只能吃一次肉(还只能是肉皮)。以前肖大爷脾气古怪,街道工作人员和“爱有戏”志愿者去他家慰问,肖大爷觉得是作秀,曾把他们赶了出来。后来,感动于义仓持之以恒的帮助,他找出了珍藏多年的一幅象棋,洗得干干净净捐赠给社区。肖大爷获得了表彰。另外一位获得表彰的是在义集上卖水的智障小伙子,每次派送捐赠物资,他都会推出自己的三轮车帮忙。

由于义仓项目需要爱心家庭做出持续的承诺和行动,时间一长很容易松懈,针对此而诞生了每月一次的义集作为补充。结果,义仓筹集到的资源70%来自义集。

 

 用文艺搭建有幸福感的社区

目前,文化爱好者和社区公益爱好志愿者构成了“爱有戏”380人的志愿者团队,不少专职成员具有影视方面专业背景。正是在“爱有戏”的专业支持下,以居民为主体的温暖剧场才得以生根发芽。此外,由“爱有戏”组建的小布剧场,借鉴一人一剧场的思路,自编作品向社区推演,还吸纳有文艺特长的居民参加,针对孤寡老人进行家访慰问。以文化艺术的方式带动社区居民参与,提升社区居民的幸福感,是“爱有戏”的独特手法。

小有名气的社区明星杨阿姨是温暖剧场的台柱子,《幸福》的海选评委和女主角。她参加过电视台选秀节目,是义仓项目每月慰问演出的主力。她的京剧、歌曲和自编快板备受欢迎。家访慰问演出前,志愿者会登门调研,搞清楚对方的喜好有针对性地排练节目。有趣的是,到孤寡老人家表演节目,常常是三四位演员给一两位观众演,但这丝毫不影响杨阿姨和志愿者们的情绪。

除了温暖剧团,“爱有戏”还帮助社区成立了音乐故事会、社区剧场和口述史小组,挖掘整理居民的生活经历和记忆,勾勒社区历史变迁的痕迹,并把有价值的桥段编成歌来唱,写成戏来演,逐步打破社区内不同阶层居民间的隔膜。除了老人,社区内的年轻人,包括农民工朋友也越来越多地参与进来。“爱有戏”试图从物资和精神层面构建有幸福感的社区。

  “爱有戏”入驻水井坊街道打开局面,离不开街道书记朱烈的支持。朱烈思想开放,力推政府购买民间服务。“爱有戏”在这个社区开展工作引起了一些小反响之际,有一天,街道忽然通知刘飞去开会。她到场一看,各科室领导悉数到场,只邀请了“爱有戏”一家社会组织参加。会上,各科室领导逐一介绍了本科室创新社会管理的思路,然后问刘飞有什么想法。刘飞记得,这次会议一直开到凌晨一点。

后来,每次义集活动,城管都会来帮忙维持秩序,一些政府官员还以个人身份加入义卖的队伍。锦江区区长、民政局长、团委的领导都曾带着孩子来摆摊设点,有的还以志愿者的身份派发物资。刘飞觉得,这些常常在繁冗的行政流程中脱不开身的政府官员,在寻常百姓的义集中找到了做公益的真实感觉。

 

 

作者:付涛

来源:中国发展简报2012年夏季刊

http://www.chinadevelopmentbrief.org.cn/qikanarticleview.php?id=1326

 

转载时经过节选和编辑

编辑: 李 君晖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日语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