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06 by jixin

【JFS文章】日本第一位生态学者~真正的生态学者 南方熊楠~

JFS 时事通讯 No.113 (2012年1月号) 系列:日本的生态人物传 第3回

 南方熊楠

印象图: Photo by hirohama. Some Rights Reserved.

2004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的纪伊山地的灵场与参诣道,俗称“熊野古道”。这是通往熊野三山(熊野本宫大社、熊野速玉大社,、熊野那智大社)的6条参诣道的总称。熊野古道之所以能被列入世界遗产,是因为其拥有被千年古树的森林所覆盖的纪伊山地中保存至今的山岳灵场和参诣道,以及环绕周围的文化景观。

使如此宝贵的自然保存至今的日本第一位生态学者,正是南方熊楠。他出生于纪伊(译者注:日本关西地区的和歌山县),是以微生物学(特别是粘菌的收集和研究)(译者注:粘菌(slime mold)是一类有趣的真核微生物,它们既像真菌,又似原生动物,有的学者曾称之为粘菌虫(mycetozoa))。和民俗学为主,到哲学、历史学、心理学、社会学、比较宗教论、科学论等领域的民间研究者,也被称为“活的百科全书”。那么南方熊楠是怎样成为日本第一位生态学者的呢,让我们跟随他的人生脚步一起看一看吧。

* 6条参诣道中仅纪伊路1条没有成为世界遗产。

虽然没有学位,但是有着广泛的知识

南方熊楠(1867~1941年)不仅在1893年到1914年中,向世界权威杂志之一《Nature》投稿了50篇文章,更在1899年到1933年中,向目前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发行的副标题为“文学者、艺术家、古物研究家、系谱学者相互交流的媒体”的杂志《注意事项和查询(Notes and Queries)》投稿323篇文章。

《Nature》上刊登的第一篇是名为“极东的星座”的天文学文章,之后刊登的是拥有很高评价的“拇印考”、“《彷徨犹太人》的谭”等文章,跨越各种领域,其博学可见一斑。另外,从最初的英语等欧洲语言,到后来的拉丁语等古典语和梵语等,他共能说19种语言。那时不像现在出国很方便,是想要得到词典、资料等都很困难的时代,因此他的能力真值得让人惊叹。

不过小时候他一直觉得“很喜欢读书,但很讨厌学校”,所以即使考上了现属东京大学的大学预备校,他却是一直休学,去上野图书馆研究和汉洋的书,埋头专心过考古和采集菌类标本的日子。结果,学校的成绩不佳,以不及格为契机,他在2年级时退学,之后又一个人去了美国和英国,虽然考入了那里的大学,但是由于没有获得学位,因此在日本基本没人知道他在海外活跃时的事迹。

熊楠从8、9岁开始,只要知道哪里有藏书,即使很远,也每天步行去读去记,回来后把记得的部分写到纸上,如此重复,花费了3年时间完成了百科全书《和汉三才图会》(全105卷)的手抄本。另外12岁前他完成了50册复写,并从那时起便开始阅读有关博物学、解剖学、人类学等英语书籍,并读完了《汉译大蔵经》2千册,7千卷,还为收集动植物标本而去附近的御坊山登山,结果几天行踪不明。为了兴趣他总会全身心的投入进去。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对从书本上读到的知识和实际在自然界发生的事进行了彻底地比较,用自己的眼睛看,自己的耳朵听,比起权威人士著作的书,更注重体现靠自己思考的实证主义。

因此他对只从书本学习知识的学者抱有批判态度,“事物都是实地考察为好,老师说的话中经常有错,所以不能全听……”,他在自己撰写的《履历书》(全长7m70cm的卷纸上写了5万5千字,可以说是世界最长最大的履历书)中如是写道。

另一方面,他经常去附近的理发店和澡堂,和各种职业的人接触,乐于在现场获得知识经验。熊楠爱喝酒,不讲究容姿,整天采集植物,因此被大家当做怪人,但却被农民、渔民、工匠们喜欢。

热心于植物采集的熊楠致力于研究的不是通过种子,而是通过孢子繁殖的植物,也就是苔藓类、羊齿类、藻类、菌类。他在研究那些被称为粘菌(变形菌)的、既有会通过移动摄取微生物的动物性质,又有植物性质的生物而闻名,留下了6000余种变形菌标本,也发表过数次目录。熊楠自身发现过10种左右新种菌,以他的名字命名的Minakatella longifila G. Lister很有名。

神社合并反对运动

熊楠在以美国、古巴为首的中南美和英国度过了13年多的研究生活后,于1900年回国,回到家乡和歌山后,他就决定定居田边,像文章开头处说过的继续像在熊野那样地植物采集。那时日本正处在从江户时代向明治时代跨越的时期,为了快速推进近代化正加速推进中央集权化,从行政侧面推进市町村合并,从神道的国教化政策推进神社合并。

顺便说一句,1847年当时全国有78,280个町村,到1889年末剧减到15,280个。之前每个自然村肯定都有一个神社,这样一合并有些町村就会有2个以上的神社了。由于原则上一个行政村一个神社,因此就准备把那些小社合并。从1906年到1911年间全国共合并了约80,000所神社,熊楠的故乡和歌山,是仅次于三重县之后全国第二个进行神社合并的县,从神社数量来说减少到将近原来的5分之1。

日本的神社长期被称为镇守之森的森林所覆盖。人们相信神会从大树的树梢降世,因此认为不能砍伐树木的想法已根深蒂固,下面的草也都长的很茂盛。神社合并会破坏到那些从古至今存在着的森林和生态系统。甚至还有自治体的官员和工商业者串通利用神社合令砍伐大树后卖出。为了制止那些,熊楠站了出来。

熊楠经过10年的辩论,期间进过18天监狱,直到神社合并令被撤销为止,他进行了彻底的抗争。其中,他还调查了当时的合并对象、砍伐者已经伸出魔爪的和歌山的小岛“神岛”上的小神社中森林的独立生态体系,为使其成为防护林而努力请愿。

当时他的好友民俗学者柳田国男送给他的为自然保护和神社合并令废除的意见书,和请愿书一起称为“南方二书”,由柳田自费印刷,分发给政界、官界、学界的能者,渐渐对神社合并提出疑问的议员增加了。由于熊楠如此的坚定不移的活动,神岛的森林成了防护林,之后还被指定为国家天然纪念物。

“南方作为植物学者,很担心由于乱砍伐神林导致珍奇植物灭亡。作为民俗学者,担心百姓失去信仰。另外也担心取消作为村里集会所的神社会破坏村子的自治。担心如果森林被破坏,会使栖息的鸟类灭绝,导致害虫繁殖,破坏农作物而使农民受苦。担心由于海边树木被砍伐,没有了树荫,鱼不再靠近海边,导致渔民陷入贫穷。他担心被夺去神社的居民渐渐会失去了信仰,进而连带感也变弱。而连带感的变弱,会使道德心也衰败。南方将这所有的事看作是有关联性的一个整体。如果自然受到破坏,会影响到人类的生活和工作,毁灭人性,这是他对我们的警告。引自《南方熊楠 地球志向比较学(讲谈社)》 鹤见和子著 224页”

熊楠认为,环保绝对不仅仅局限于植物生态系。如同引用中熊楠在反对神社合并的意见中提到,如果植物生态系被破坏,人类的生活甚至生命都会遭到破坏,人性也将丧失。熊楠不止反对破坏植物的生态系统的破坏,也反对利用权力强制合并小地区而扰乱到当地的社会生态系统。

这可能是超越了植物学家所追求的一种想法。然而正是广泛涉猎和汉洋书,不止对动植物,还热衷于探求人类的一举一动,研究和土壤、气温、湿度、其他植物生物等全体环境密切相关的粘菌这样特殊菌类的研究者熊楠,才能清楚看到自然环境、动植物、菌类和人们的生活之间是毫无阻隔、互相联系的。

他一边闷头研究菌类这种只有用显微镜才能看到的世界,一边又能以俯瞰的视角对各个自然生态体系和与之相关的人类生态等有着全方位把握,因此他才会担心破坏自然后会产生巨大灾难吧。

世界各地宝贵的自然生态系统丧失,沙漠化加剧,产生饥饿及用水不足等问题,结果就会导致争夺与战争发生。这就是熊楠所担心的世界。可以说南方熊楠的世界观是现代社会中所需要的观点之一吧。

印象图: Photo by hirohama. Some Rights Reserved.

参考文献:

《南方熊楠 地球志向的比较学(讲谈社学术文库)》 鹤见和子 1981年1月

《被束缚的巨人―南方熊楠的一生(新潮文库)》 神坂次郎 1987年6月

Wikipedia:南方熊楠、变形菌、熊野古道

南方熊楠纪念馆:熊楠介绍

http://www.minakatakumagusu-kinenkan.jp/kumagusu/index.html

鹤见和子的论考:

http://www.kyoto-np.co.jp/kp/rensai/asu/23.html

(职员撰稿 长谷川浩代)

http://www.japanfs.org/ja/join/newsletter/pages/031652.html

 

翻译并转载自:

http://www.japanfs.org/ja/join/newsletter/pages/031652.html

翻译:黄淑珺

校对:陆依柳、季新

 

Facebook Twitter 微博

CATEGOLY